“刘叔,你帮我去药店抓几副治风寒的药给我,我喉咙有点疼。”

  “好的,东家,您先坐会儿,我这就去。”

  天,开始灰蒙蒙地亮起来了,柳若晴看着外面还有些稀少的人群,又不由自主地发呆了起来。

  很快,刘叔便从药店给她抓了几副要回来,见柳若晴愣愣地发呆着,便不放心地走上前去,问道:“东家,发生什么事了,您怎么会在外面坐了一夜呢?”

  柳若晴回过神,面对刘叔关心的目光,她笑着摇了摇头,“没什么,你帮我去把药煎一下吧,。”

  “好嘞。”

  刘叔回到后堂,将药放到炉子上熬煎着之后,又给她煮了一碗姜汤端过来,“东家,先喝完姜汤暖暖身子。”

  “谢谢刘叔。”

  柳若晴将姜汤接了过来,跟刘叔到了声谢。

  这会儿还没到饭店,店里也没客人,刘叔就在她面前坐了下来,问道:“怎么了,东家,是不是跟公子吵架了?”

  刘叔口中的公子,自然就是言渊了。

  柳若晴喝姜汤的动作,顿了一下,随后,淡淡地摇了摇头,道:“没有啊。”

   混血美女校花清纯白皙格子裙唯美可爱丝袜写真图片

  刘叔也没管柳若晴说的是不是真的,只是轻轻一笑,道:“这夫妻之间啊,就是床头打架床尾和的,你要是真跟公子吵架了,双方也各自退一步,不要因为一些小事而伤了夫妻感情。”

  他看着柳若晴,眼底多了几分打趣,“公子能一掷千金就随便给你买下一座酒楼,这可不是谁都做得到哦。”

  刘叔,就是当日买酒楼时,接待他们的那位中年大叔。

  柳若晴闻言,垂眸哂然一笑,道:“因为他有钱啊。”

  “呵呵。”

  刘叔不以为然地摆了摆手,笑道:“可不是所有有钱的男人都会这么大方,再说,我也看得出来,公子那是真疼你,那天买这楼的时候,我就见他的眼神,从没离开你脸上太久。”

  刘叔的话,说得柳若晴的心头,抽疼得厉害。

  现在,她满脑子回想起来,全是跟言渊那些甜蜜的回忆,越是想着那些回忆,她的心里就越是疼得喘不过气来。

  曾经,她跟言渊说,以后如果离开了他,她不知道自己会怎么样,她说,恐怕以后再也遇不到比言渊对她更好的人了。

  她记得言渊跟她说,这辈子都只能留在他身边。

  可是,昨晚她想了一夜,真让她做到跟别的女人共侍一夫,她宁可自己安安静静地退出,她做不到那么大方。

  “刘叔,你去看看药煎好了没有,我喉咙真的很痛,咽都咽不下去了。”

  “好的,我这就去看看。”

  刘叔见柳若晴不愿意多谈她跟言渊之间的事,心下猜测两人定是吵架了,也就没再给柳若晴添堵,起身快步跑厨房去了。

  再说言渊这边,这一夜,他其实睡得很不好,整个人处在半睡半醒的状态,当他醒来的时候,辰时都快过了。

  他撑着胀疼的额头,从床上坐起,突然间,注意到了什么,视线往身边的位子过去,床上冰冰凉凉的,并没有柳若晴的影子。

  他的心头,颤了一颤。

  “今天怎么起这么早?”

  他知道柳若晴爱睡懒觉,没过辰时是绝不起来的,这会儿,辰时还没过去,床上就已经冰冰凉凉了。

  想起昨天在红楼看到的画面,言渊的心里,沉得不舒服。

  这段时间跟她在一起虽然很开心,可他心里,始终介怀着柳千寻的存在。

  昨天,看到她看着柳千寻的画哭得那么伤心,他整个神经都绷不住了,在禁军营那边喝到大半夜,本不想回去,可心里还是牵挂着她。

  但不得不承认,自己心里还是有些气恼的,昨天没跟她说几句话就睡了,

  他低眉看了一眼自己襟前的领子,被解开了几颗扣子,应该是她帮他解开的。

  昨天他睡得有些迷迷糊糊,也能感觉到她在照顾他。

  心里,不由得多了几分自责,可心里偏又有几分赌气。

  他根本不敢想象她离开自己的话,自己以后的日子该怎么过下去。

  他甚至连昨晚做梦都梦到她离开了他,他怎么找都找不到,自己整个人都陷入黑暗当中,周围一个人都没有,只有他自己。

  不管他怎么求着她不要离开他,可她还是走了,他费劲心力去找她,还是没找着。

  看着身边空掉的位子,他的心头,骤然一窒,又闷又疼。

  快速从床上下来,他打开门,冲到楼下,正好此时小月从外面端着热水进来。

  “王爷。”

  小月正要行礼,却被言渊一把给拽了过去,力量重到让她皱起了眉。

  “看到你家公主了吗?”

  小月的脸上,升起了一丝迷茫,“公主她不是在房间里睡觉吗?”

  听小月这么说,言渊也没时间多问什么,心头那种慌乱的感觉,更加明显了一些。

  冲出东苑,他在大院子里喊了一声,“来人!”

  “王爷有何吩咐?”

  “有没有看到王妃出去?”

  “回王爷,王妃昨天夜里出去了。”

  面前的侍卫,正好是负责昨晚巡夜的侍卫之一、

  怕言渊会怪罪一般,他继续道:“卑职想派人跟着王妃,王妃不让卑职跟着。”

  “昨夜就出去了?”

  言渊的神情暗淡了下来,眼底,掠过一丝慌乱。

  “王妃有说去哪里吗?”

  侍卫摇摇头,“王妃只是说出去走走,让我们不用管她,不过”

  “不过什么?”

  言渊的心头,又狠狠地抽了一下。

  “卑职见王妃昨晚好像哭过,眼睛里还有些泪光。”

  “哭了?”

  言渊的眉头,倏然一拧,本能地又想起了昨天在红楼后院看到的一幕。

  她哭了,是因为又想到了柳千寻,所以睡不着又去找他了吗?

  一想到这个,言渊的心里,又生气又慌乱,生怕她昨晚会一言不发就离开去找柳千寻了。

  没留下一句话,他直接出了王府,加快了脚步,直奔红楼那边过去。

  红楼已经开张了,也有客人陆陆续续进来吃早饭。

  刘叔正在柜台前招呼客人,看到言渊神色慌张地从外面跑进来。抖音无删减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