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谦正坐在房门的电脑前,与一个英俊的光头男在视频。

此人,是欧洲黑道领袖,名叫酷德,人称光头王,五官非常英挺硬朗,剃着个光头,左耳带着一颗黑色的钻石,低调的张扬耀眼,男人一身气质非常霸气倨傲。

慕谦慵懒的靠在椅子上,脸色从容惬意,目光泛着精明锐利的光,说了一口流利的法文,“随时恭候大驾。”

“ok。”

酷德说着一口蹩脚的中文,“很期待我们的见面。”

慕谦薄唇勾勒出抹邪魅的弧度,“一样。”

酷德不但是欧洲黑道领袖,他还是个眼光独到的商人,投资了很多赚大钱的项目,这一次他将从法国飞往C市,和慕谦恰谈青铜湾的那个地的开发。

慕谦和酷德现在中从没见过面,但认识了却好多年了。

他们认识于一个叫‘黑色帝国’的群,里面十几个人,全是世界一流的黑客,集体平均智商在180左右,里面就数酷德技术最差,但他就像一本欧洲的百科书,如果你问他法国总统今天穿什么颜色的短裤,当天晚上你绝对会收到他答案。

外头又传来女人一声不耐烦的声音,“慕谦,你到底洗不洗?”

慕谦关了电脑,打开门走了出去,看着站在门前鼓着张俏脸的温佳人,面无表情的吩咐,去把我的手机拿过来,然后朝浴室走了进去。

洗个澡还玩手机,你是打算要在水里泡多久?

拿着气球的女孩图片

温佳人一边诅咒着慕谦手机掉水里,一边走向床边找手机,床头没有,枕头下也没有,掀开被子也没看到,床头柜也空空的,她低声的呢喃,“扔哪去了?”

慕谦悦耳的声音从浴室传来,“还没找到?”

温佳人回答,“没有,你放哪去了?”

悦耳的声音再次从浴室传来,“床上没有,应该在床头柜的抽屉里,你找找。”

温佳人正站在床头柜的前面,伸手拉开刻着精刻雕花的抽屉,一眼便看到了最上面的手机,她伸手将手机拿了出来,正想将抽屉关上时,一张字条吸引住了她的视线。

巴掌大的纸,随意的扔在抽屉里,上面写着苍劲有力的字,上面的内容吸引了她的注意力。

温佳人将字条拿了出来,上面写的一行字:醒了?记得把衣服钱留下。

下面还有一串字母和数字,是阿玛尼的缩写。

这不是三年前,在酒吧收留了她一晚的浮云男神,留下的字条吗?

难道慕谦就是浮云男神?

怎么可能,这个恶魔怎么可能是浮云男神?他怎么可能那么善良的收留烂罪的她?如果是他,她吐了他一身,怎可能还活的好好的?

温佳人看了看抽屉,拿起里面的一本书翻了翻,上面批注的字体,跟字条上的很相似,她翻了两本书,在最下面看到了,像日记本一样的本子,正欲拿起来时,身后传来男人不悦的冷喝声,“你在干什么?”

温佳人身体一颤,连忙将手收了回来,速度将书还原,关上抽屉。

慕谦盯着她藏在背后的手,脸色冷了几分,“把手拿出来。”

她深吸了几口气,将手伸了出来,在他面前打开,一张纸条出现在他眼前。

慕谦的眼底一抹异光掠过,快到捕捉不了,“一张没用的字条,有什么好看的?”

他将字条拿了过去,欲撕毁,温佳人扑了过去,“不要。”

她的力量很大,整个人朝慕谦撞了过去,本来他能够躲开的,但是他没有躲开,最后字条是被她抢走了,但是人也被她压在了床上,唇只差三公分便吻上。

她眼睛眨了眨,对上一双深邃的黑眸,他的睫毛很长,眉毛又浓又黑,长长的形状很英气,他深不可测的双眼,就像一个黑色的旋涡将她卷入其中,深不见底,彼此的呼吸交融着,互相在对方脸上撩着。

她的心……开始悸动,跳动的频率开始加快。

温佳人看着眼前的男人,红唇半张,“这张字条是你写的?”

慕谦看着她,不说话,其实温佳人心里已经有了答案,只是想他亲口确认,“那晚是你收留了我?”

慕谦的胸口正痛着,即使是一双柔软压在他胸口,也抵不住她半个身体的力量,但这种程度的痛对他而然并不算什么,他面前不改色,直勾勾的对上她的清澈的美目,长卷的睫毛还轻轻颤着,乌黑的眼珠水汪汪的,0239_281很美。

“说话。”

慕谦的目光落在她的双唇上,红润软柔仿佛透着光亮,他扬起的嘴角笑的邪魅诱惑,他的手落在她纤细的腰肢上,清冷的气息喷发而来,“说什么?让温小姐赔我钱,还是赔我衣服?”

温佳人合上了唇,再次张口,“真的是你,你为什么会收留我?”

一个肥胖的女人喝的烂醉,有多少男人会好心帮助她?真心善意的帮助,恐怕很难遇到吧,更何况像慕谦这种有钱有势的男人,跺一跺脚便被让整个C市颤上一颤的男人?

慕谦的目光转移到她光滑细腻仿佛透着珍珠般光泽的脸上,“本来我没打算要管你的,但是温小姐赖皮的功夫,实在让人大开眼界。”

抓手,抱腿,搂腰,整个人就像张甩不掉的牛皮膏药。

温佳人俏脸一红,“我那天喝的烂醉,什么都不记得了。”

慕谦靠了上来,唇从她唇上轻擦而过,就像羽毛轻轻在上面拂过,痒痒的,只是轻轻一碰,脸侧了过去,紧挨着她的脸,在她莹白的小耳垂上吐气如兰,“温小姐,你还想压我到什么时候?”

温佳人这才惊觉自己整个人压在慕谦身上,脸一烫立即站了起来。

慌乱间,手撑向他的胸口,幸好慕谦眼明手快,否则伤口又要遭受毒手了。

慕谦站了起来,带头走向浴室,“走吧小红脸,水快要凉了。”

温佳人长长吐了口气,抬手拍了拍自己滚烫的脸,拼命做着深呼吸,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看着慕谦的背影消失在浴室里,她心底忍不住的想,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男人?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