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说,她可以帮我们还那些钱,不过,有一个条件是让我们帮她做一件事。 刚开始的时候,她让我们在一些养殖专业户那下一些‘药’,让那些家禽死去,‘药’都是那个‘女’人给我的,我并不知道什么‘药’。只是我发现这种‘药’不但让家禽死去,还会让饲养户死去,像是得了重病,高烧不退。

直到后来,我公爹告诉我那些人都得的是瘟疫,我才恍然明白过来,瘟疫是会让全村的人都会死掉的,也会让我家人都死掉,我害怕极了,我不知道怎办才好,我慌了。

后来那个‘女’人又找到了我。她说,让我帮她做最后一件事,当时,我是不同意的,我已经犯了一次糊涂了,让全村的人都感染了瘟疫,我不能在错下去。

可她却用了一段她给我‘药’的视频来威胁我,她说,如果让警察知道了我做的这些事情,不仅我自己会进监狱,连我家人也会出事,包括我的孩子,她说,只要我再帮他做最后一件事,他会给我解‘药’,让我家人没事,让全村的人都可以没事。

后来…我答应了,她指使我,让我给小鱼下‘药’,这种‘药’跟瘟疫很像,但不是瘟疫,也会跟瘟疫发病的差不多,没人会发现的。如果小少爷出事了,她说,只要我死咬着说小鱼也是得了瘟疫而死的,没人会怀疑,连你也不会怀疑。”

洛浩宇眯着眼睛,冷笑道:“所以,你答应了?”

李妈哭的又是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她说:“我……我答应了,可本来是想等大家都好了起来,等我家人都没事了,即使是了毒,我公爹是一个医,他会解毒,所以,我在想等我把大家都救了,我公爹自会帮小鱼解毒。

可是……可我没想到的是……”

洛浩宇起身站了起来,身的戾气很重,他缓缓的走到李妈跟前,居高临下的打断她的话:“可是,你没想到是那个‘女’人根本没有给你所谓的解‘药’,而你也不幸也感染了瘟疫是吗?”

李妈低着头不敢看洛浩宇,她眼睛一直盯着洛浩宇的脚尖看。:“我……我……”

李妈话都说不清楚,洛浩宇直接冷笑打断她:“你也感染了瘟疫,你全家都感染了瘟疫,你亲眼目睹了你公婆还有儿子的死,你害怕了,你很怕死。所以你打起了你公爹手的百毒清,当然,你老公奄奄一息,你告诉你公爹说,你会把百毒清让你老公服用,可你从你公爹手骗过来百毒清之后,你并没有‘交’给你老公,而是自己服了。

你救了自己,但你全家却在你眼前死了,小鱼也被下毒了,你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你怕死,但你更怕别人会知道你做的这些恶事,所以,你打算带着小鱼过里找我,你觉得,只要你一口咬定你的家乡里的人全是得了瘟疫而死,是天灾,那么不会让人生疑。

秋日的背带裤双马尾纯洁少女

再加小鱼身的毒也是跟瘟疫症状很相似,所以,你觉得我也会相信你的托词,而你在我这里成了一个忠心护主的恩人。这样一来,我洛浩宇会是你为恩人,你在这里会过你想要的高质生活,是不是?”

洛浩宇的声音越来越冰冷,眼角的戾气越来越浓。

李妈摊坐在地,边哭边向洛浩宇重重的磕头:“对不起,少爷,是我错了,都是我的错,对不起,我……”

洛浩宇把烟掐掉,丢在地,他居高临下的看着李妈冷笑道:“对不起?李妈,你觉得一句对不起,可以弥补全村下一千人口的命吗?你的一句对不起可以弥补你对我儿子洛小鱼的伤害吗?”

洛浩宇虽然不是什么心善之人,可他再怎么冷血,恶毒,也不会拿一群无辜的百姓的命来做‘交’易,这等禽兽不如的事情,他洛浩宇永远做不出来。

他冷笑道;“哦,不对,李妈,我是不是该谢谢你的自‘私’,没有你的自‘私’,也许我儿子早已经跟那些无辜的百姓一样,死在了瘟疫之下,对不对?”

李妈抱住洛浩宇‘裤’‘腿’说:“我……我……少爷,对不起,我对不起你。”

李妈除了对不起,她不知道该说什么。

洛浩宇厌恶的甩开她:“既然,你对不起我,那你告诉我那个指示你的‘女’人是谁?”

李妈发丝蓬‘乱’,胡‘乱’的擦了一把眼泪,她摇头:“我……对不起少爷,我并不是她叫什么名字,当时,我问她的名字。她说,不需要知道,只要按照她的话去做行。”

洛浩宇嘴角划过一丝凉凉薄意:“哼,你不知道?李妈看来你这辈子是想要在监狱里度过啊,”

李妈浑身一颤,监狱,那个鬼地方,她死也不想去。

李妈爬到洛浩宇的跟前,扯着他的‘裤’‘腿’,祈求道:“少爷,少爷,我知道错了,对不起,我求求你,不要送去起监狱,我知道错了,我在也不敢了,少爷,我求求你了,不要送我去监狱,不要啊。”

洛浩宇对李妈的祈求无动于衷,他冷冷道:“我已经给了你最后一次机会,是你选择不珍惜的,并不能怪我。”

洛浩宇只在没法放过杀死那么多无辜百姓的凶手,虽然,他不是警察,也不是政fǔ的人,可他是一个堂堂正正的男人。

那可是全村人的‘性’命,都是一群手无缚之力的无辜百姓们,他洛浩宇是心狠毒辣,可,他却不会用这样杀人于无形的毒计来加害一些老百姓们。

随后,洛浩宇冲着‘门’外叫到:“来人,把李妈‘交’给警察。”

洛浩宇语音刚落,李妈看到从‘门’外进来两个穿着黑‘色’西装的男子。

李妈吓得往后退:“不,不,我不要去警局,我不要去监狱,呜呜。”

在这个时候,突然从‘门’外冲进来一个小小身影,一把抱住的李妈:“李妈,你怎么了这是?快起来,你坐在地干什么?”

李妈抬头看到抱着她的洛小鱼时,再也控制不住的大哭起来:“小少爷,我……我不想进监狱啊,不想死啊,小少爷求求你帮我跟少爷求求情,求他不要把我送给警察,好不好?”682_215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