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风乍起,听见女子哑声道:“那你帮我杀了慕容玉。”

   上官爱抬手拢了拢被风吹乱的发,嘴角的笑意浅浅:“就为了伏悦,你便要弑君么。”

   “君?本公主才不会承认那个卑鄙小人是新君呢。”慕容瑶冷冷一笑,说的毫不避讳。

   她身后的翡翠闻言,连忙劝道:“公主慎言,皇上……皇上对公主一直不满……”

   “我会怕他么!”慕容瑶打断了翡翠的话,一双美目定定的看着上官爱:“你只说你帮不帮我。醢”

   上官爱看着她,笑意深了深:“你应当知道,在你和他之间,我还是会选择他的,所以这样的话不要再对我说,也不要再对其他任何人说。”说着微微一顿,还是说道,“最好也不要再想了,毕竟先皇最大的心愿就是你能平平安安,快快乐乐的过一辈子。”

   慕容瑶骤然听到慕容渊,脸色一下就白了,咬唇道:“他生前不在意我,难不成死了就是一个好父皇了么。”

   “他有他的苦衷,你可以不理解,但是不能否认。”上官爱说着深深地看了她一眼,举步道:“你不是慕容玉的对手,不要做蠢事。”说完便看见了远处走来的辛姑姑缇。

   “你知不知道他那日是怎么赢的。”慕容瑶回首,蓦然说道,看见上官爱离开的脚步微微一顿,冷笑道:“他用柳母妃的命威胁三哥,三哥一时分神才会被他斩下马。你说,这样的比试也算是公平么。”

   上官爱一双黑白分明的眸子看着辛姑姑过来的方向,心中一动,却还是淡淡道:“他们之间一直都没有什么公平可言,这龙椅前的路向来只有输赢,不是么。”说着便头也不回的走了。

   听见慕容瑶在身后喊道:“上官爱,如今你是真得意了。想我慕容皇室兄妹几人,竟都折在你手里,若说因果报应,我慕容事究竟欠了你什么才会有今时今日!”

   欠了我什么?女子嘴角的笑意浅浅:欠了我什么都已经不重要了,因为,我已经连本带利的讨回来了。

   喜欢白色的清纯女生刚睡醒时的照片

   身后翡翠小声的劝了慕容瑶什么,她没有听到,心里终究还是觉得有些意外。慕容霄那个不择手段的人,居然也会为了母子亲情输了江山。

   真是意外,也真是讽刺呢。

   “公主。”辛姑姑走来微微一福,“叫公主久等了。”

   “无碍的,可是出了什么事。”上官爱说着,跟她一路往宫外走去。

   辛姑姑微微垂着眸子,回道:“是祈寿宫的事情。那里的宫人听说奴婢跟公主一道进宫了,便来问问祈寿宫的那些花草应该如何处置。”

   花草?上官爱想了想,约莫是那些她从前送给燕太后的花草。

   “是因为燕贵妃……如今也是燕太后了。”说着不禁停下了脚步,抬眸看了看祈寿宫的方向,“是因为她要搬进祈寿宫了是不是。”

   “是。”辛姑姑不禁有些伤感道,“燕贵妃从前就不太爱摆弄这些花草,他们觉得放着也是被撂在一旁,还不如眼下了。”

   上官爱一双黑白分明的眸子敛了敛,终究转身道:“人都早已不在了,何况几盆花草。告诉他们,若是新太后不喜欢,便送去花房叫人照料就是了。”

   “可是那盆金茶花,是公主当年好不容易为太后找到的。”辛姑姑急忙道。

   上官爱轻轻一叹,回眸看她:“姑姑,那盆花再怎么名贵也只是为了了外祖母一个心愿,心愿了了,便无所谓其他了。”

   闻言,辛姑姑看着她,终究落下泪来,哽咽道:“奴婢知道了,是奴婢放不下,叫公主见笑了。”

   上官爱看她如此,不禁上前抱了抱她,柔声道:“姑姑一辈子都伺候我们祖孙三代,自然是有情有义的,我说这些也并不是放下了,只是想着朝前看而已。姑姑若是实在想念外祖母,富二代f2抖音app黄那些花儿便搬回梅园吧,我如今闲着帮姑姑照料便是了。”

   “公主……”辛姑姑抱着她,泪眼朦胧的看着自己的袖子,一时间又纠结了起来。

   明粹宫。

   慕容玉来的时候,燕明珠才送走了惠太妃。看见他来,笑道:“皇上怎么有空过来了。”

   “朕听说柳云蓉闹的厉害,所以来问问母妃怎么样了。”

   闻言,燕明珠轻轻一笑,侧身倚在贵妃榻上:“不过还是说那些话罢了,总是觉得慕容霄输得委屈,心有不甘。”说着抬眸看了一眼坐在对面的慕容玉,“可是输了就是输了,哪里又那么多的为什么。”

   “母妃说的是。”

   “皇上请用茶。”侍女春儿奉了茶上来。

   慕容玉一挥手,便让所有人都退了出去。见状,燕明珠微微敛目,问道:“皇上有话要说。”

   男子垂着眸子看着杯中的清茶,道:“朕已经决定,将燕凝芷接回灵都,不日册封为妃。”

   闻言,燕明珠颇为意外道:“如此也好,哀家也正有此意,其实说起来凝霜要更好一些,但是那丫头心大,一心想去大理寺。”说着微微抬眸看着他,“不过哀家还以为皇上一心要迎爱儿进宫的。”

   慕容玉抬手喝了一口茶,淡淡道:“爱儿为后,并不影响。”

   燕明珠虽然早有预感,乍然听见他如此说,还是不免有些意外:“皇上只是这样打算的,还是已经跟爱儿说过了。”

   “现在还不是说的时候,再等一等吧。”慕容玉说着搁下了手中的杯子,嘴角的笑意浅浅,“母后看着好了,十月二十四朕的登基大典,一定会有一位绝代倾城的皇后的。”

   “哀家虽然明白皇上的一片痴心,心里也一直是很喜欢爱儿的,她若能为后,其他不说,燕氏一族决计翻不出皇上的手心。但是……”燕明珠略显担忧道,“爱儿此人如何皇上应该比哀家更清楚,并不是那样容易会进宫的。况且她的手中还攥着上官氏一族……”

   “朕知道母妃在担心什么,如今的上官氏俨然已经快要赶超燕氏了,并不是朕能一力左右的。”

   “皇上明白就最好了。”燕明珠微微垂眸,“皇上才平定了一个慕容霄,根基未稳,恐怕还拿武平侯府不能如何。”

   “母后。”慕容玉起身道,“她如今已经不是朕才认识的那个上官爱。”

   女子抬眸看他,不明所以。

   “如今的她有血有肉,有情有义。”说着抿唇一笑,喃喃道,“真是太好了。”

   那一刻,燕明珠看着儿子含笑的侧颜,有一瞬间像极了慕容渊。

   “无论如何,哀家希望皇上能有完全的把握,毕竟那个人是爱儿。”

   慕容玉闻言,回眸笑道:“母妃放心好了,这几日母妃便要搬去祈寿宫了,有许多事情要处理,朕就不叨扰母妃了,先告退了。”

   燕明珠缓缓起身,含笑道:“好,皇上也要好好保重身体才是。”

   “嗯。”慕容玉应了一声便大步离开了。

   燕明珠看着儿子的背影,一瞬间陷入了沉思。

   武平侯府。

   上官爱回来的时候远远地就看见门口格外的热闹,不禁问道:“出了什么事了。”

   辛姑姑扶了她下轿子,抬头看了看:“公主慢些,奴婢去看看。”

   上官爱刚要点头,远远的一眼就看见上官瑁站在人群之中,有什么从心里一闪而过,不禁蹙眉道:“不用问了。”我想我知道出什么事了。

   果真,看见管家匆匆跑过来,行了一礼道:“公主回来啦。二公子……二公子把上官琪的棺椁给带回来了。”

   果真是这样。上官爱一双一双黑白分明的眸子远远地看着上官瑁,沉声道:“棺椁呢。”

   “刚刚才抬进门,还停在园子里呢。”管家战战兢兢道:“二公子还跟二老爷顶撞了几句,老爷不让把棺椁抬进去。”

   上官爱抬手理了理耳畔的碎发,轻轻一叹:“叫人先把棺椁抬进祠堂吧,这样放在院子里成什么样子了。”说着便大步而去。

   听见管家在身后忙不迭的应了一句:“是。”

   上官瑁看见上官爱走来,一双鹰眸沉了沉。听见她不悦道:“二哥也真是太胡闹了。”说着抬眸便看见了上官琪的棺椁静静的停在那里,一双黑白分明的眸子里一时说不清是什么情绪。

   “先随我去见父亲吧。”上官爱回过神来,说着便径直走了进去,再也没看那棺椁一眼。

   上官瑁看着她的背影,想了想,还是一言不发跟了过去。

   上官远峰的寝室,还从来没有这样热闹过。眼下除了上官远峻还在西郊军营没有回来,其他人几乎都在这里了。

   “真是没想到,她前脚出了侯府,后脚便死于非命了。”上官远峰沉默了良久,深深一叹。

   “知道是怎么死的么。”柳明月抱着懿儿坐在一旁,面容有些憔悴。

   最近发生了太多事情,柳明月有些担心娘家受到牵连,虽然上官爱一再保证不会,但是她还是有些担忧。

   上官瑁手心紧了紧,沉声道:“我看过伤口了,是被人一箭穿心。只是子虎他们还没有回来,还不知道是谁做的。”

   闻言,众人默了默。

   坐在上官远峰身边的上官爱一直垂眸子,看不清情绪。不过说实话,她也很想知道是谁杀了上官琪。

   “琪儿!”门外忽然传来一声悲恸的哭喊声,“我的琪儿,你死的好惨啊!”

   池氏蹙了蹙眉,抬眸看向正要冲进来的人:“是谭氏。”

   ---题外话---

   丁丁:哈哈哈~~有多少妹纸被标题吓了一跳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