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你也甭给本将军废话,本将军是个粗人没有那么多讲究,今天本将军是奉命来抓你的,你要是乖乖束手就擒,本将军还能让你好受一点儿。如果你敢反抗的话,本将军今天就当着所有人的面就敢把你大卸八块儿,相信皇上也不会怪本将军。”

陈将军是个没读过书的武夫,说话自然直白的很,更和况文官武将一向不和。他早就看不惯李谈这号人啦,偏偏这人一直以来表现的风度翩翩,很招人喜欢。

不就是多读了两天书嘛,成天说话绕来绕去的,一点儿也不直白。这样的小白脸有什么招人喜欢的?偏偏那些闺阁少女们把他当梦中情人,三十多岁至今未娶的陈将军不可抑制的嫉妒了。

“陈将军,本官好歹也是朝廷命官又是一品大员,你这样对待本官,皇上一定不会饶过你的,就算是本官真的有罪,也轮不到你来抓我。”李谈攥紧了拳头冷声开口,他就不相信对方真的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把自己怎么样。

“罗里吧嗦的干什么呢,给本将军闭嘴——”陈将军一听就恼火了,他最讨厌这些酸溜溜的文人在自己耳边说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明明就是一句话的事儿,心中一恼挥着拳头就冲了上去,狠狠地打在了李谈的脸上。

李谈只不过是个细皮嫩肉的文人,从未习过武功,自然不是五大三粗陈将军的对手,一下子就被人打趴在地,咳出了两口老血来,甚至加杂着白花花的东西,竟然是两颗门牙。

“农……”李谈趴在地上脸肿的老高,可见陈将军究竟用了多大的力气,一开口竟然说话漏风,一个字也说不出来了,捂着脸十分的难看。

“叫你在这里给老子废话,来人给我带走。”陈将军冷哼一声,潇洒的转身走人。

宫外发生的事情宫内之人浑然不知,唯有雪兰心有乘算而已,一边喝着茶一边和皇后一起聊天儿,时间很快的就过去了。

“这么这么久还没动静呢?按理说德妃是二胎,应该很顺利的啊!”安晴雪双手握在一起,显然十分的紧张。好歹安叶儿也算是她的妹妹,而且又怀着皇上的子嗣,十多年都没有的孩子当然稀奇,同时也不可抑制的惋惜了起来,那个才两岁就早夭的小皇子。

雪岚闻言只是弯了弯嘴角,明明这是头胎才对嘛?当然不会有想象中那么顺利了。

正在安晴雪等待的不耐烦,准备进去查看一番的时候,一身是血的产婆终于着急忙慌的跑了出来,连滚带爬地跪到了雪兰的面前,低着脑袋瑟瑟发抖,“皇上,皇后娘娘,死……小皇子死了……”

日本清纯美女柏木由紀户外活力写真

遇上了这样的事情,任何人的脸色都不可能好起来,皇后当即脸色就变了,同时有些失望。本以为宫中终于又能有孩子出生了,对她而言宫中的妃嫔生多少都没有多大的关系。因为她的儿子已经长大成人,若是这皇位说抢走就能抢走的话,那这皇帝不做也罢。

“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倒是快说。”安晴雪坐在软榻之上垂下眸子,握紧了拳头开口,好歹是皇上的儿子,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死了,总要有个交代吧。

“小皇子一出生就浑身泛紫,因为生产的时间过长,以至于在腹中就……就憋死了。”产婆是个有经验的,一眼就看出了那孩子的情况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然后趴在地上瑟瑟发抖。

“罢了,生死有命富贵在天,看来朕是注定不能再有孩子了,不过也无所谓,有太子他们朕满足了。”正当安晴雪还准备说什么的时候,雪兰无力地摆了摆手,将这件事情盖棺定论,明显不想追究。

“德妃的情况如何?”皇后这才想起了安叶儿,焦急地询问道,孩子保不住,大人总算能保得住吧?

“德妃娘娘失血过多,已经晕过去了,性命无大碍,只是恐怕以后都力不从心了。”产婆连忙磕头,根本不敢有任何的停顿。

“这里的事情都交给皇后你来处置吧,等德妃醒了在告诉朕,朕先走了。”雪兰站了起来,掸了掸身上不存在的灰尘,脸上的神情淡淡,好像刚刚失去的并不是自己的骨肉一样。

“臣妾恭送皇上——”皇后带领着宫人们起身相送,雪兰摆了摆手就离开了这里。其他的人心里面都不由得嘀咕起来,看来这位德妃娘娘刚生完孩子就要失宠了,果真以色事他人,能得几时好?看来这位德妃是要过气了。

就算是再美的一张脸,再动听的声音,看久了,听久了也是会腻的。

第二天宫里面就传来了消息,德妃疯了,在得知自己的骨肉夭折之后,她就疯了起来,嘴里面神神叨叨的说着一些话,每天打砸东西打骂宫人,简直像是疯子一般不可理喻。

皇后念在同族姐妹的份儿上,偶尔还会来看她,不过在听清楚了德妃的疯言疯语之后也甩袖离开,再也不来看她了,德妃的宫里竟然变成了一个冷宫。

宫里面向来不缺落井下石之人,眼见着安叶儿渐渐失宠无依无靠,所有的人心思都难免活络了起来,把这位曾经风光得意地德妃娘娘当做了出气筒和最下贱的存在,反正也没有人会在意这个不受宠,早已被人淡忘的嫔妃。若说安叶儿背后有娘家支持的话可能还会好一点,偏偏她的父亲早已不在朝为官,更是没有人会在意她了。

更何况安叶儿此人行事张扬,早已不知得罪了多少号人,现在一群人排着队的等着报复她,折磨她。

每日把她当猴子耍,随意的嬉笑怒骂,拿石头丢,拿东西砸,打巴掌,打板子,学狗叫,各种各样的折磨都送上去了。不到半年的时间,原本身材还算是玲珑有致的安叶儿竟然骨瘦如柴,瘦的只剩的一把骨头了,就算是再美的面皮也顶不住这样的折腾啊!

安叶儿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明明她的意识是清醒的,可是行为却完全不受自己的控制。这些人对自己的折磨,她都看在眼里,恨在心里,可惜她却根本无法操纵自己的身体,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被人欺负,被人折磨被人嘲笑。

这天,事情终于出现了转机。看黄色视频软件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