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污软件免费下载? 安全有保障之后,乔木开始哪吸引眼球就往哪里钻。买的东西更是形形色色的什么都有,银子她倒是掏了,不过面额太大,人家不要,后来买东西就都是燕紫掏的钱袋子。

等到乔木从热购中缓过劲来,身后的燕紫已经大包小包的腾不出来手拎东西了。

乔木摸摸鼻子怪不好意思的:“燕紫大哥辛苦了。”

燕紫笑笑:“难得乔姑娘喜欢。拎些东西而已,不算什么事。”

两人说说笑笑的,眼里都没有别人了。

燕阳脸色黑的能泼墨,就没见过这么,这么样的女人。更没有这么丢人现眼的侍卫。

若是依着往日的脾气,燕阳早就把燕紫直接送给乔木使唤了,省的放在身边丢人现眼。可不知道为何,燕阳就偏偏不想成全乔木这点心思,更不想给燕紫这个便利。就跟诚心跟自己过不去是的,非得把两人放在身边恶心自己。

燕赤跟在自家少城主身边,对于自家少城主的心情变化,感受直接。暗恨自己到底想的不够明白,就不该把燕紫带出来,合该让他在驿站里面猫着。看看把自家少城主给无视的。

一直到回到驿站,燕赤才同燕子酸溜溜的说道:‘燕紫呀,看不出来,实力不俗吗,手里那么富裕,啥时候请兄弟们喝顿酒才是。’

燕紫摸着脑袋憨笑:“就这么点家底,都在身上揣着呢。怕是要等下次发饷银的时候了。

燕赤都不知道说他什么好,就那么点家底,你嘚瑟什么呀,你怎么就敢在少城主跟前帮着女人掏银子呢。真是个憨货。

可惜他燕赤在怎么聪明,再怎么提点,这个傻货愣是没听出来,没看到屁颠屁颠的跟在乔姑娘身后进了人家乔姑娘的院子了吗。

清甜美女公园散步记

难怪自家少城主脸色黑成那样。话说自家少城主到底是个什么意思呀,看自家少城主的样子也不像对乔小姐有什么与众不同的想法,毕竟少城主的年岁用成熟男人想法来衡量,可能还不太合适。或许只是他燕赤想的多了。

所以对于燕紫燕赤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算了。看少城主没有要燕紫命的意思,就让燕紫去欢脱的蹦跶吧。不过要多收点少城主的冷眼。

乔木看到燕紫拎进来的一堆东西,都有点不好意思了,一不小心成了购物狂了,没想到随手买点东西竟然这么多:“燕紫大哥一路辛苦了,竟然买了这么多呢。”

燕紫傻笑:‘也不是很多,乔姑娘喜欢就好。’

乔木:“怕是花了燕紫大哥不少的银子,我这就让人把银子给燕紫大哥。”

燕紫难得对乔木把脸色蹦起来:“乔姑娘嘴上一口一个燕紫大哥的招呼,怕是还是把燕紫当了外人了。这些东西不值什么银子,不值当乔姑娘这么挂心,若是说起来,燕紫在乔姑娘那里得到物件,学到的东西,岂不是把燕紫卖了都还不上。”

乔木被一个老实人说的,不知道怎么开口了:‘不是这个意思。燕紫大哥可别这么想,咱们是朋友,我拿燕紫大哥不当外人,这么说的话实在外道,让乔木都不知道往后怎么跟燕紫大哥相处了。’

燕紫:“乔姑娘既然这么想,就不该同我如此外道才是,不过是几个银子,燕紫虽然不算是富裕,可也不值得咱们把这点银子放在眼里。”

乔木就不知道怎么欣赏燕紫好了,多少的男人呀,外表粗犷,内心有数,有情有义,还有心,别人给过的好都记着呢:“燕紫大哥说的是,是乔木外道了,这些东西只当是燕紫大哥招待我这个妹子初来乍到的礼物好了。”

燕紫摸摸脑袋嘿嘿傻笑:“乔姑娘看得上眼就好,不是什么好物件。”

然后略有羞涩的说道:‘少城主那里怕是还有吩咐,燕紫先走了。’

乔木:‘燕紫大哥慢走。’

想也知道燕紫在他家少城主那里得不到什么好脸。

燕阳盯着眼前伺候的两个侍卫,已经在琢磨是不是给他们的俸禄太高了呀,这都有闲情逸致给女人花银子了,还那么大方,他这个少城主都得靠边站。

燕赤被他家少城主看的头皮发麻,燕紫还是傻乐傻乐的,终于能给乔姑娘做点事情了。开心的很。

燕阳:“本少城主竟然不知道,你们的月银蛮多的吗。”

燕紫傻吧呵呵的的开口:“是蛮多的。”

燕赤黑脸,你个蠢材。跟着说道:“回少城主话,属下等人跟随少城主出来日久,好几个月的月银积攒在一起了。倒是能存起来点。”

这人聪明,不能说他家少城主给的月银少,那样的话甭管怎么样,也是在打少城主的脸,少城主肯定不会高兴。可也不能跟燕紫一样说月银很多,看少城主的脸色就不像是好事。

偏偏燕紫这个蠢材还敢开口添乱:“那也不少了,都能攒下了。”

意思里面竟然还在埋怨燕赤竟敢嫌弃少城主给的月银少。

燕阳冷哼:“既然如此,从这个月开始你们的月银减半好了。”

燕赤恨不得把燕紫的嘴巴给塞上,就说这是个蠢货,可怜巴巴的看着自家少城主,求情的意思全在眼睛里面了。

燕紫傻吧呵呵的:“为什么呀,少城主手头缺银子了吗。”

燕赤真的是忍无可忍,还不是你个蠢货给刺激的,抬脚罩着燕紫踹了过去。

燕紫这个茫然呀。

燕阳阴森森的开口:“怎么你们觉得本少城主的决定不对吗。”

这可绝对不可以,燕赤同燕紫齐声:“少城主英明,属下等尊少城主吩咐。”

燕阳:‘下去吧,有银子也得省着点,别到处乱花银子,留点银子养家糊口。’

燕紫摸着脑袋出来:“少城主这是体恤咱们呢呀,还是怎么着呀。”

燕赤都懒得再跟着人说话了,糟心死了,老婆本呀,就这么丢了一半,他啥时候才能娶媳妇呀,恨恨的开口:“你不是挺富裕的吗,你不是觉得银子很多吗,正好哥哥这里缺银子用,这个月的月银,哥哥这里先借下了。”

燕紫脸红,才刚把腰包掏光,燕赤就来借银子,他这个月可怎么过呀,不过厚道人也说不出来没有银子可借的事情:“那你先用着好了,我不急。”

然后在摸摸脑袋,男人没银子可怎么活呦,一张脸苦瓜一样,下个月的日子不好过了。

乔木不知道燕紫因为花了点银子,被他家少城主还有好哥们给挤兑的下个月都得瘪着肚子过了。

拉着太贵还有妩媚两姐妹在屋子里面嘚瑟她买回来的小物件,燕赤给几个丫头在官府备案的时候,还算是厚道,虽然用了乔木给两个丫头起的名字,好歹把字给改了,‘物美’就按照少城主说的改了‘妩媚’;‘实惠’则改为‘施慧’

怎么说也是少城主带回去的人,不能让人在这等小处上就给小瞧了,他这个侍卫做的也算是够呕心沥血的了,可惜偏偏月银还给减半了。

乔木拿起一张白色的皮毛:“好看吧,溜光水华的,你们谁喜欢给你们做个毛领子带脖子上,保暖舒服,花了半两银子呢,肯定错不了。”

说完大大方方的给几个丫头,任几个丫头自己去挑选。

妩媚同施慧有点胆怯,没碰上过这么大方的主子,让他们不知道怎么服侍好了,大方的把他们给吓坏了。

太贵拿过乔木递过来的皮毛,上手摸摸,认真的给自家小姐普及常识:“确实同小姐说的一样,摸着光滑如丝缎,就是上面有杂毛,坏了皮子的成色,看着也不是整张的,给小姐确实不合适,给我们这些丫头用,半两银子又奢华了些。”

还有半句没说出来,买贵了这东西可不值半两银子。不过鉴于身份,没敢说出来,下次小姐出去的时候,身边有个懂行的人跟着就妥帖了:“若是下次小姐想要在寻些这等物件的时候,可以挑个略懂的人带在身边,定然能寻到小姐心仪的皮毛的”

人家这话说的多含蓄呀,乔木不傻,听得出来,摸摸鼻子,下面的东西都不好意思在拿出来显摆了。

看样子太贵美女是个懂行的,可就这模样,他乔木身边没有五百护卫守着,都不敢随意带出去。妥妥的招祸模样。

不光模样让人给甩出去了,见识上也让人家给甩出去了。乔木又在想该当什么样的人家才能养出来这样的闺女了。

妩媚比较懂事,还多少会看点脸色,也知道他们碰上一个大方,好说话,还体恤下人的主子,羞涩的开口:“太贵姐姐说的很是,这皮子配不上小姐用,可我们几个丫头用,确实太过奢华了,不过小姐一片心意,我想着,我们可以把这张皮子给冲开,给咱们几个人的领子上都按个滚边,定然暖和又漂亮,还没有遭禁了小姐的心意。也不会显得太过奢华。”

乔木感动的拉着妩媚的小手:“说的太好了,想的也太对了,就是这么说,你们是我身边的人,我虽然没有多贵重,可你们肯定是跟我一样重的,不过是一张皮子,暖和最重要,不要想那么多。”

转眼看看太贵,美女的颜值高,她一个女人都舍不得落了她的面子:“不过太贵说的也对,咱们初来乍到的没得出去打眼,还是低调点,大不了咱们把皮毛穿在裙子里面,翻面缝着。”

话说完,两个丫头就笑了,不过都是捂着嘴巴,轻轻的笑,就连太贵的嘴角都勾起来了,让乔木这个心跳,心慌呦,这身边都是美人,真是让人心脏承受不住,这还都是女子呢,若是什么时候身边围绕着一群美男,估计她的心脏就罢工了。

看来她乔木没有享受美男环绕的福气,身体素质跟心里素质都不过关。

施慧轻轻的开口:“小姐可莫要说了,服饰可不是那么缝的。”

太贵看看施慧,这孩子是个口直心快的,不太懂得婉转。论起来妩媚更加的讨巧些。

自家小姐女红怕是个不精通的,不然不会说出来这么外行的话。

乔木看看三个丫头的脸色也知道自己露怯了:“我就是一说,你们就那么一听,没有外人,算不得丢脸,嘿嘿你们手巧,赶紧把用得上东西都带走,竟然买了这么多,仔细看看就没有几件当用的,往后可不能这么由着性子败家了,往后可也是有着你们一帮子人的了呢”

乔木开始为了养家发愁了,有了这么一帮人伺候着,吃穿住行都得她这个主子给张罗,至少得给人家银子开销呀,往后可不是他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的时候了。

得好好地考虑一下的生计了。都是这位燕少城主坑的,本来她乔木也算是有事业,有钱财傍身的,奋斗好几年的家底就这么都没了,啥都得从头开始。

妩媚:“小姐放心,我们吃得很少的,穿的也不用很好,也不要月钱,小姐不用花几个银子的。”

说完小脸小心翼翼的打量乔木,好不容易有了这么好说话的主子,可不想因为花费多,吃得多,不好养活被再给卖了。

太贵再次扭头,小姐跟丫头脑回路都有点抽。往后可有的费心了。

乔木看看妩媚:“呵呵,看你说的,吃的穿点这点银子你家小姐还是有的,尽管敞开了肚皮吃,你家小姐带你们去燕城,不说是享受荣华富贵,那也不是受罪的,不会少了你们吃的,放心吧。”

看看几个丫头的颜色,忍不住多句嘴:“可也别真的随便吃,会胖人的,那样不好看,咱们还是营养饮食好了。”不想把自己的视觉享受给搅合了。

妩媚跟着咯咯的笑开了:“小姐放心,妩媚不会吃胖的。”

施慧跟着带着忧愁的开口:“只是我们怎么吃,也不会变成太贵姐姐那样漂亮的,小姐不会嫌弃吧。”

施慧是个实心眼,而且眼睛看的准,他家小姐是个喜欢看脸蛋的。

乔木跟着乐了:“哎呦,怎么会呢,放心,你家小姐对你们没有那么高的要求,尽量往好看长就是了。小姐我就是喜欢干干净净,利利爽爽的。”(未完待续。)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