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桃派app

“呼呼……”

一头大灰熊正卧在前面的阶梯上酣睡,狭窄的上山阶梯,被它挤得满满的。

闻人德揉着眉头,感到了人生的恶意。

这回还能爬过去么?

打死他也不敢爬啊。

如果他是异种者的话,那就很简单,一头熊而已。

要么跑,要么死,跑的是对方,死的也是对方。

他离着十米远,低低地喊道:“熊大哥,您睡这里不觉得冷么?旁边就有树洞,换个地方睡吧?”

可恶,怎么预感突然间会不灵了?

没预感到会出现这样的纰漏啊?明明应该很顺利的说。

闻人德抓耳挠腮,徘徊不定。

他并不知道,在几十米开外,闻人升也是捂着眉头。

活力四射阳光美眉清新自然写真

之前都是爹坑儿子,这一回却是实打实地儿子坑爹。

那头灰熊是他在攀岩时,被惊醒的,对方有着本能,看到他后,撒腿就跑。

然后刚刚跑到阶梯上,就立刻昏迷过去。

很显然,那些雾气是有问题的,参与选拔的候选者不会受到影响,外来生物就会被迷倒。

这也算是防止外来干涉的一种手段,同时是给候选者的一种保护。

现在问题来了,闻人德不知道这头熊其实是昏迷的,他肯定不敢再次爬过去,然而不爬过去,就意味着他前面辛苦打下的好基础就要浪费了。

这就是观察者的干扰效应,他还记得之前那个用于隐藏的技术——“薛定谔的猫”,其实说的就是观察者会对实验结果造成不可忽略的影响。

除非观察者亲自打开箱子进行观察,否则的话,箱子里的猫就是处于即死又活的状态,任何预言术都无法判断它的真正死活。

这正是阿美利加人能逃脱大预言术追踪的根本原因,除非物理接触,也就是直接观察,否则一切神秘手段都会失效。

观察者将决定猫的生死。

现在这种情况也是,闻人升想要保护自己的父亲,结果他的这种保护行为,反而干扰了父亲顺利通关。

没想到聪明反被聪明误的人,竟然会是自己?

不,应该说是关心则乱。

但无论哪一种,闻人升绝对不能容忍这种失误的出现,这是对他完美形象的重大打击。

他得想个办法,将事情弥补回来。

但孟林又直接说过,“整个过程,外人不能干涉。”

既然如此,那就找个不是人的家伙来干涉一下,就没问题了……

自己真是太聪明了。

他顿时想到了那只黑凤凰……

在自己家里白吃白住,称王称霸那么多天,每个人见它都得绕着走,现在是时候给家主出点力了。

正好这次众人坐飞机,也将它一起空运过来了。

闻人升想到这里,拿出自己的手机,打通吴杉杉的电话。

十多分钟后,那只大如鸵鸟的黑凤凰,从半空中飞了下来,速度比他爬山还要快。

闻人升想了想,对它道:“你能不能换个相貌?”

闻人德当然认识黑凤凰,如果看到后,肯定会多想,还是乔装一下来的好。

黑凤凰歪着头,不明白什么意思。

闻人升于是将自己的暗紫之龙召出来,然后当着它的面,变成一条泥鳅。

黑凤凰当下大怒,张嘴就要琢他。

他见状十分无奈,伸手捏住对方的嘴巴,这家伙智商不高,也是个难办的事。

他只得把龙再次一变,变成一头耀眼碧绿,十分张扬的大孔雀。

黑凤凰这才转怒为喜,然后晃荡身体,同样变成一只孔雀,摇动着大尾巴,很是得意的样子。

“好了,你去那个阶梯上,把那只笨熊赶走,不要伤它的性命。”

熊也是保护动物,当然不能随便伤害。

然后他就给对方喂了一条龙,传说中,孔雀和大鹏都是凤凰所生,以龙为食物……

上古传说里,龙并不尊贵,恰恰相反,它们是顶级食材的代名词。

孔雀点点头,看向旁边不远处的阶梯,然后扑腾腾地飞了过去,似乎那些雾气,挡不住它的视线。

吴杉杉召唤出来的这只灵体,倒还真有些灵异。

…………

而在这时,闻人德咬咬牙,准备和灰熊做一次亲密接触,毕竟大家都在下面等着他,他要是打退堂鼓,以后还怎么见人?

再颓废,也不能废到这个地步。

为了这个家,自己要拼命了!

自己不能让老婆孩子,都瞧不起自己,自己是个男人,要承担起这个家来!

当然,以上的心理活动,仍然只是闻人德的自我感动。

其实是他的预感再次开始生效,这个灰熊的危险程度应该很低,他可以从对方身上友好地爬过去。

熊本就皮糙肉厚,尤其是冬天的熊,脂肪厚实,睡熟后,一般惊扰,不会吵醒它们。这也是为什么冬天容易被猎杀的原因之一。

闻人德小心翼翼地靠近,慢慢地伸手,准备从熊山上照样爬过去。

而在这时,熊突然醒了!

它抬起头,两只大黑眼珠子,幽幽地看着正向自己臀腹部,伸出双手的一个油腻中年男人。

不带这样玩人的!

闻人德顿时十分痛苦,自己的预感怎么又失灵了!

“喔……”熊弓起身子,开始低吼起来,这明显是遇到危险时,警告对方的姿态。

“熊大哥,一切好商量,你现在应该也不饿,咱们要以和平为贵。”闻人德冲它摆着手,但没有转身逃跑。

把后背留给猛兽,是最不可取的行为,因为那会让你死得太没有尊严……

正面对着猛兽杠,这样的话,死后还能留下一个“勇士”的称号。

正当闻人德万念俱灰之时,一声凤鸣?不,应该是一声鸡叫出现,绿色的大孔雀,从半空降落,挡在他的身前。

这,这应该是神物吧?

毕竟普通孔雀是热带动物,不可能迁徙到寒带的。

闻人德惊讶地看着对方。

见到这只孔雀后,灰熊转身就跑,就像遇到天敌那样。

“谢谢,谢谢孔雀大神,只要鄙人今天有命回去,将来在家里天天给你烧香。”闻人德十分庆幸道。

孔雀摆摆脑袋,似乎记住了他所说的话,然后飞走了。

闻人德终于放心下来,自己都能碰上传说中的神兽护佑,这回肯定是稳了。

于是他一路快步向上,继续沿着阶梯前行。

又爬了一个多小时后,他再次遇到一个关口。

这次则是一个铁丝网包裹下的大箱子,堵住阶梯路口。

大箱子上,垂落有一张纸条。

“箱子内放着一只猫,你需要猜出这只猫是死是活。猜对的话,就可以过去,猜错了,道路将崩塌。”

这一回,还能爬箱子么?

闻人德摇摇头,不可能爬了。

因为箱子被铁丝网包裹着,铁丝上面不时闪过电火花。

这明显是防止有人接近箱子,然后使用某种物理手段窥探,附带的这也让他上次手段失效。

也就是说,他这回必须用自己的预感能力,判断出猫的死活,才能真正过去。

看起来几率似乎很大,毕竟是一半的概率啊……

如果他之前没有听闻人升提过“薛定谔的猫”这个概念,如果他知道这是能对抗大预言术的技术,还真有可能直接从死和活这两个选项选一个。

而现在,他隐隐明白过来,前后两个测试,都在告诉候选者一个道理:

身为预言者,永远不要在别人给你的选项里找答案……

没人可以真正限定未来。

Post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