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聊app靠谱吗

“倒挂悬鸥?打了这么久,没想到我们遇到的竟是这种妖兽,真是出人意料啊!”看到眼前的一幕后,高长老忍不住惊讶道。

“以你我两人的实力,对战普通的妖兽,同阶的话,也不可能这么久都僵持不下。也只有少数的几种妖兽拥有这等实力,没想到今日我们竟然遇到了这种东西。”木长老也感叹道。

“这可是个极难缠的主,尤其的记仇,一出手就是整个家族,任谁都吃不消。日后我们可得小心点,被它盯上了,不把它弄死,我们就不会好过。”高长老又无奈道。

“似乎这家伙的目光不在我俩,好像被林月阳给激怒了。”木道人看向下方的林月阳道。

果然,木道人此话刚一说完,只见那结丹中期的倒挂悬鸥便愤怒道“下面的那小子你给老子听着,老子欧图记住你了,今生今世,不死不休。”

“啥?呕吐?这名字起的好,小爷欢迎你随时来报仇。”林月阳大声喊道,恐怕对方听不到似的,气的飞速逃离而去的欧图,差点从高空中跌落下来,引得众人一阵哈哈大笑。

欧图最后能够口吐人言,在其他人看来感觉十分奇怪,不过高长老和木道人,以及林月阳和穆雨涵则见怪不怪了,毕竟蓝衣和青衣就是结丹期妖兽。

此战过后,留给众人另外的一个问题就是,那妖兽为什么在这个时候撤退?对方也没有出现完的败势,只是被木长老抓住机会大杀了一次而已。

对于还剩下三千多妖兽的欧图来说,它依然占据着巨大的优势。下方众人所布置的防御阵法,根本抵挡不了它们多少次进攻,只要防御阵法被攻破了,这些人将无一幸免。

既然还有胜算,它们为什么要撤离了呢?别人不知道,林月阳却早已明了,穆雨涵在其后也发现了问题,接着是高长老和木道人,众人随后也都纷纷看向一个方向而去。

“援兵终于到了,可惜妖兽已经逃跑了。”不知道是谁说了一句,众人这才彻底的放下了心来,有人忍不住累得直接坐在地上,更有人嚎啕大哭了起来。

这次的遭遇战,让本来有七百多人的星月宗第三批增援,如今就剩下五百多人了,就连筑基期都有人在战斗中牺牲,炼气期更是损失惨重。

最后的倾诉与聆听

除了这些牺牲的修士外,还有五十三位重伤,三百多轻伤,剩余的人一个个都累得几乎虚脱了,就连林月阳和穆雨涵,也因为神识消耗过大,生出一丝乏意,互相搀扶着。

“高长老、木长老,斩杀两大结丹妖兽,硬抗结丹中期飞行妖兽,还能保下这么多修士,你们二人功不可没啊!”很快,从远处飞来六人,为首之人对高长老笑着赞赏道。

“惭愧啊!那可是两百多鲜活的生命啊!就这样都没了。”高长老叹息一声道。

“唉!任何一人的损失,都是我玄月岛整体防御力量的损失。常长老,你们可知那些妖兽从何而来?他们不会是?”木道人也叹息道道。

“是我们的疏忽,让你们遭受到了如此重大的损失。昨晚,星海城防线遭到妖兽的突然袭击,被其撕开了一个口子。虽然最后被我们及时给堵上了,还是有部分妖兽突破了过来。

虽然经过星海城众位道友的连夜围追堵截,仍有上万飞行妖兽成功逃脱了我们的围攻。若我估计没错的话,你们之前所遭遇的就是它们。”常长老略带歉意的解释道。

“常长老,你可知逃过来的妖兽都是些什么妖兽吗?”木道人心生不安,又问道。

“有海云雁和水仙鸥,另外还有一只结丹中期妖兽,速度极快,却很少出手,似乎有些像鸥鸟,我们暂时还没有确定下来。

不过据粗略估计,这些妖兽总共有一万多只,绝大部分都是些没有什么破坏力的低阶妖兽,一只结丹中期,两只结丹初期的。”常长老认真的讲道。

“坏了,常长老,你们必须马上出发,分头出击,否则其它道友们可就危险了。”高长老听完常长老所讲后,心中暗道不妙,焦急的说道。

“两位长老,这是怎么回事?你们都斩杀了两只结丹初期妖兽,即使其它宗门的援军遇上这些妖兽,只有一只结丹中期妖兽,他们坚持一时半刻还是没问题的。”常长老不解道。

“你可知道我们遇到的是什么妖兽?”木长老几乎是颤抖着说道,高长老也暗感不妙,看向常长老的眼神中,也充满了忧色。

“难道不是水仙鸥吗?这种妖兽战力也不高,比起海云雁来说,攻击力不强,速度上也没什么优势。”见二人如此这般表情,常长老心生疑惑道。

“不是这样的,常长老,我们遇到的是倒挂悬鸥,那可是结丹中期的倒挂悬鸥啊!”木长老面带急色的回道。

“什么?倒挂悬鸥?这,这些难道不是水仙鸥啊?”常长老扫了一眼下方妖兽的尸体,还以为偷袭星月宗援军的妖兽是水仙鸥,面带惊色道。

“是那种擅长伪装,极其记仇的倒挂悬鸥?”有长老忍不住惊疑道。

“一只鸟的羽翼之下能够悬挂一个家族,每次出动都是带着整个家族的倒挂悬鸥?”另有长老张大了嘴巴,看向高长老和木长老的眼神都变得不一样了。

“没错,照你们所说,恐怕冲出来的妖兽总数要翻倍了,因为光是倒挂悬鸥就有一万多只,其中还有两只结丹初期的倒挂悬鸥。”高长老又接过话,继续说道。

“那你们?”常长老又扫了一眼地面上的众人,再看看高木二位长老,简直不敢相信。

“那只结丹中期倒挂悬鸥刚开始的时候大意了,它想拿我们练兵,结果被我们钻了空子,在我和高长老两人联手之下,迅速解决了两只结丹初期倒挂悬鸥。

后来,若非高长老硬抗那只结丹中期的倒挂悬鸥,让我抽出时间去对付其它低阶妖兽,下面的他们,估计就都不存在了。

我们也不可能取得,歼敌七千,损失两百的战绩。”林月阳的表现太过惊艳,为了避免给他带来麻烦,木长老直接将大功劳都推到了高长老身上。

“其实,若非他们配合得当,拼死抵抗,就算是我们能够坚持到你们的到来,他们还能活下来多少,尚尤未可知。”高长老看了一眼下方的众人,接着又补充道。

“既然如此,两位长老,我们就不多打扰了。等我们消灭了这群漏网之鱼,咱们星海城再会。”情况有了新的变化,常长老不得不重新做出应变。

随后,常长老安排其中一位长老前往星海城报信,他们又兵分三路。分别前往支援其他三宗第三批的援助大军,高木两位长老一直目送他们离去,这才返回了地面。

林月阳在战斗结束后并没有闲着,反正妹妹林月白都被人知道了,风影豹早已不再神秘,赵风要不了多久就会被人查出来,紫色的蛋,按照它自己所说,马上就能破壳了,到时候也不再神秘,所以,他们就被林月阳给召了出来,去打扫战场。

林月白骑在风影的背上,指挥着它收集战利品,妖丹被她挖了出来,尸体也被稍微处理了一番,收进储物袋。有些她不想动手收集的战利品,则都赏赐给风影享用了。

赵风则单独行动,脚下踩着林月阳送他的飞行法器,不断在空中穿梭,飘散在空中尚未散去的妖魂,一个个都进了赵风的存储空间内,收获也是满满的。

至于紫色的蛋,高长老和木长老对林月阳表现出善意,也知道他有那么一个奇怪的东西,林月阳对他们没必要隐瞒了。

不过那些前来援助的结丹期修士,为了保险起见,林月阳让妹妹在他们离开后再给放出来。等到上方的常长老等人离开后,紫色的蛋也开始了自己的清扫工作。

“收拾的这么干净才喊我,太不够兄弟了。”看到战场上被打扫的差不多了,紫色的蛋忍不住在心中嘀咕着,对林月阳的行为极其鄙视。

嘀咕归嘀咕,它也没停下自己的收尾工作。即便只剩下一些残羹冷炙,那也是七千多妖兽死后留下的,而且,大部分妖兽都是被直接拍成血肉,洒落在大地上的。

可以毫不客气的说,林月白收集到的妖兽尸体和妖丹,也只有其中的十之一二罢了。不过,能被她收集起来的,都不是普通的战利品,其中筑基期的妖兽,就有好几十只。

紫色的蛋躺在林月白手中那个雾蒙蒙的紫色玉盒中,发出无数道紫色细丝,笼罩了整个战场。将所有妖兽的血肉,包括那些已经融进泥土中的血水,以及化成浓水的血肉,都吸收的一干二净。

众人看到这一幕后,有吃惊的,又羡慕的,也有暗暗辱骂林月阳的。这些东西可都是他们大家的战利品,现在却被林月阳都打包带走了,就连融入泥土的血水都不放过。

高长老和木长老返回来看到这一幕后,也是一脸惊讶,因为林月阳他们打扫的实在是太干净了,连毛都不剩。他们也对林月白,以及林月白手中那个紫色的盒子十分感兴趣。

以他们二人的修为和见识,自然注意到林月白的如此年龄就已经有这般修为,其资质也绝非一般,而她手中那紫色玉盒的伪装也极为神秘,其中的东西定也非凡。

当然,以二人如今对林月阳示好的态度来看,他们并不会窥伺对方这个宝物,相反,还会对林月白指点一二,甚至收入门墙都说不定。

林月阳在让他们出现的那一刻,也已经想到过之后可能发生的种种,心中已经有了对策,所以他其实也并不在乎。

众人都在盘膝恢复,林月阳走到那些受伤的修士跟前,重伤的每人发给一粒中品疗伤丹药,轻伤的每人发给一粒下品疗伤丹药,帮助他们快速恢复伤势。

“林贤侄,穆丫头,你们过来一下。”这时,木道人招呼林月阳和穆雨涵来到了一旁。

只见他随手布置了一个隔绝阵法,将他和高长老,以及林月阳和穆雨涵两人一起隔离到其中,里面发生的事情,在外面也看不清分毫。

“林贤侄,宗主果然好眼力,你确实有统领之才,我相信,此次到了星海城,你定能大放异彩。”木道人先是对林月阳夸赞道。

“多谢木长老,月阳也是尽自己的本分,也是为了活着。”林月阳客气的回道。

“不过,你小子有能力,也有资源,却不懂得隐藏。如此众目睽睽之下,拿出上万的灵石,还都是下品灵石,以及一百多瓶各种丹药,甚至是升灵果这样的宝物。

虽说你是为了调动大家的积极性,这么做也情有可原。可是,你想过没有?就算是我和高长老这样的结丹中期之人,要拿出上万的下品灵石,那也是十分困难的一件事,更何况你才炼气八层的修为。

你这样做,若是被有心人给盯上了,你想过这其中的后果了吗?”木长老接着又说道。

“我若不是因为碎灵石几乎花完了,我会拿出下品灵石吗?我也懂得财不露相的道理啊!更何况,最后拿出那些丹药,不也是为了向大家表明我没钱了吗?”林月阳暗暗叫苦。

“我们知道你小子很有能耐,有那种不管多远的距离都能随时传送到穆丫头身边,也有对战筑基期实力的能力,甚至还有能够影响到结丹期修为的手段。

但是,这些都不是你不要命的理由。不过话又说回来了,你小子这次的表现确实不错,以后还是多惜命一点吧!当心此路你走不长久。”高长老略带责备之意对林月阳说道。

林月阳听得出来,高长老话中之意更多的是指点,希望他日后不要再随便胡来。故而,林月阳对高长老还是心存感激的,却是不知道他们为何会对自己这么好。

“若是为了自己的儿孙,完没必要啊!因为我五灵根的资质早已经传出去了,他们不会不知道,成就有限的我,对他们儿孙的帮助十分有限。

那到底是为了什么呢?我还有什么值得他们两位追求的么?”林月阳实在是想不明白,来自来两位长老的好意,具体的因为是什么。

“林贤侄尽管放心便是,此次的事情,我和高长老会帮你掩盖过去,日后你要多注意点,不要被有心人给盯上了。”随后,木长老又对林月阳劝说道。

“多谢木长老好意,我会注意的。”林月阳恭敬的回道。

“还有,关于那大褂悬鸥,你也不用太担心了,我相信常长老他们会消灭那家伙的。”接着,高长老又对林月阳安慰道。

“一只扁毛畜生而已,我其实一点都没在乎它,让高长老费心了。”林月阳一笑道。

“林贤侄,外面那只风影豹拖着的小丫头是你妹妹吧?”随后,木长老又问道。

“正是家妹,不知木长老?”林月阳面带疑惑的问道。

“我说木长老,你可不能这样啊!那丫头可是老夫先看上的,怎么说也得拜在我的门下才是,你怎么能跟老兄我抢人啊?”高长老见此,立马不乐意了。

“谁说你先看上的就是你徒弟了?老夫觉得那丫头跟我升仙阁有缘,做我弟子再合适不过了。”木道人当仁不让,立马反驳道。

Post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