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瓜app色版社区

定时炸弹的引爆方法有很多种,在没有确认定时炸弹的引爆方式之前,专家们也不敢轻举妄动。

有的定时炸弹,在受到一定震动时发生爆炸。

有的定时炸弹,会在线路出现短路时发生爆炸。

有点定时炸弹,会在周围环境达到一定程度时发生爆炸。

……

定时炸弹的引爆方式可以说是千奇百怪,只有想不到,没有做不到。

四位专家的拆弹生涯中,见识过的定时炸弹引爆方法也不再少数。

所以,在听到他们说人员离开大厅时,会发生爆炸。

从理论上来讲,这个是可以实现的。

随着科技的进步,定时炸弹的制作技术也在不断发展,终究是有可能实现类似的引爆装置。

首先一种,在定时炸弹内部安装一个迷你摄像头,歹徒在另外一边根据情况直接引爆定时炸弹。

还有一种,跟第一种差不多的道理,并不是在定时炸弹内部安装摄像头,而是在大厅四周安装几个摄像头,歹徒在另外一边根据情况直接引爆定时炸弹。

单眼皮美丽花下女孩两片薄薄嘴唇甜美俏皮写真

第二种对比第一种,可能性比较大一点,毕竟把摄像头安装在定时炸弹内,所拍摄的范围有限,远不如第二种在客厅放置摄像头。

三井诚今年四十八岁,是拆弹专家中的一名,同时也算得上是四名专家里面技术水平最高的一名。

三井诚把头凑到定时炸弹旁边,仔细地查看定时炸弹的情况。

他不敢直接触碰定时炸弹,不过从外观上来看,并没有在定时炸弹内部观察到摄像头。

第一种方法直接被否决掉了。

那很有可能是第二种方法。

三井诚当即把自己的猜想告诉一旁的署长。

署长猛地点点头:“三井君,这里交给你了,我让没进入大厅的人去一旁看看,看能不能把客厅的监控设备删除掉。”

他不敢让这里的人去,唯恐引爆定时炸弹。

幸好不是所有的探员都进入大厅,不然的话,想要找个人查看监控视频都没有办法了。

三井诚颔首点头:“多谢署长大人,不管对方是不是用这个方法,起码能够一定程度排除对方还能观察到这里的状况。”

与此同时,行驶在东京另外一边,朝着田口组进军的陈武奇,耳边听着伊藤庄园内部传来的声音,脸上露出一丝邪魅的笑容,“专家就是专家,并非浪得虚名,不过想要这样就拆除我特意留下来的礼物,可没那么容易。”

客厅内的监控视频确实如拆弹专家三井诚所想的那样,陈武奇通过远程控制,正在观察着客厅内部的情况。

也就是说,陈武奇虽然离开了十多分钟,可是他对别墅大厅内的情况,看得一清二楚。

不过客厅内的监控视频,只是陈武奇用来观察他们的设备,并非定时炸弹的引爆方式。

引爆方式方式另有其法。

利用的是热成像法,利用热成像测距的方法进行判断人员的距离,从而判断对方是不是在离开大厅。

当然,热成像法只是其中一种。

陈武奇还让人在客厅的四周布置一些设备,用来辅助定时炸弹的距离判断,不至于在对方拿起定时炸弹之后,立刻发生爆炸。

不过这种方法也有一定缺点,那就是离开一定范围之后,定时炸弹默认触发。

也就是说,除非在当前位置解除定时炸弹,就算是想把定时炸弹扔出去,也会产生爆炸。

不过,想要解除定时炸弹,可没那么简单。

表面上看,这个定时炸弹跟普通的定时炸弹差不多,但里面蕴含的技术可不少,是陈武奇经过改装之后的定时炸弹,就算是当前世界最顶级的拆弹专家,在没有相对应的知识体系的情况下,也休想在三十分钟之内拆除这个炸弹。

大厅内的那群人,在陈武奇放下这个定时炸弹的时候,他们的命运已经被决定了。

唯一的区别是早死一点和晚死一点罢了。

不过在大厅内部的专家们可不知道,就算知道了,他们也必须拼尽全力,利用自己的知识拆除炸弹。

拆弹专家每一次拆弹都是压上自己的性命。

在三井诚与署长交谈的时候,不知不觉中女记者也来到了一旁,两人的对方也被女记者通过话筒传到了网上。

待两人谈话完毕之后,女记者适时地把话筒递给了署长,为什么没有递给三井诚呢?

因为她知道,现在每一分一秒的时间都是如此的宝贵,三井诚作为最专业的拆弹专家,他没有功夫来回答女记者的问题。

果然,三井诚交代完署长之后,又回到了桌子旁边,与其他三位专家展开了热烈的讨论。

“署长,刚刚三井专家让你去断掉客厅的监控视频,是不是代表着三井专家已经找到了破解定时炸弹的方法?断掉监控视频的线路,会不会引起定时炸弹的提前爆炸,毕竟按照刚刚三井专家的说法,对方很有可能是通过监控视频来监控着这里的情况。如果这是真的,这说明,我们这些人的动作一直在对方的监视下。如果我们把监控视频切断,那对方很有可能一不做二不休,直接引爆定时炸弹。”

女记者一连串问了好几个问题,甚至连歹徒可能出现的反应都说了出来。

署长被女记者的问题问得一脸懵逼,下意识地离开话筒,不想回答对方的问题。

女记者看到署长的动作,在对方转身的那一刻,及时地把话筒递了过去。

她这个动作早已经经过了千锤百炼,署长哪里有那么容易躲掉。

署长一连躲了好几次都没有躲掉对方的话筒,心中不由得对这个女记者暗骂起来。

神经病吧,有问题不去问专家,问我干什么呢?

要不是对方现在正在直播,直播间里面有超过几千万人的观看,他绝对会把女记者赶走。

署长见无法避开女记者的话筒,只能停了下来。

在他心中已经暗暗打定注意,在安全完成这个任务之后,一定要让这个不知好歹的女记者好看。

fpzw

Post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