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谢舞师叔,母妃一切安好。”说完,少年又低下了头,似乎在想着什么。

  秋莲死了,蘑菇视频为什么安装不上母妃那里也得到了消息,她也料想不到秋莲会如此命苦。

  舞七从水晶棺材便走到他身旁,上官锦良有着一米八的个子,舞七这具身体的高度只能达到他的肩膀。

  他轮廓深邃分明的五官中,带着冷硬的棱角。皮肤白皙却不显女气。

  如寒星闪烁的双眸,带着琥珀的光泽,带着丝丝蛊惑人心的味道。

  “虽然,你妹妹对你而言也是非常重要的人,但毕竟是逝者。

  你还有你母妃,希望你能在尔虞我诈中,保持一颗初心。

  如同当初,你为了你妹妹来我舞庄时的模样。”说完,舞七就径直走向水晶棺材。

  上官锦良闻言抬起头,眼眸中带着一丝不可思议。

  从小母妃就告诉他,妹妹为他分担了大部分毒素,所以让他多让这点妹妹,保护妹妹。

  至于那个下毒的贱人,在他从父王手中获得一些权力之后,就将那贱人的母族铲除了。

  她现在过得生不如死,他就是要她活着,活着看自己的孩子过得是有多惨。

   天使美女恋上凡间

  他和母妃还有妹妹是如何健康地活着,本想着,日后妹妹能嫁个自己喜欢的人便好。

  现在,这么一点小奢望也没有了。

  失去亲人的痛苦,日日夜夜在他的心口折磨。

  于副院长亲自勘察这件案件,但是依旧没有线索。

  而郗同学院不是谁都可以进来的,所以只能是学院内部人员作案。

  每日,他都在提防。

  上官锦良对舞七还是有些信任的,不知是不是因为她曾经医好妹妹,还是因为她那超越年龄的本事,让他打心底地佩服。

  失去了妹妹,现在他的目标便是找到凶手,手刃。

  还有登上莲池国的王位,这样才能庇护母妃,让她安享晚年。

  至于阻碍他们母子的人,就统统杀掉。

  刚才,舞七的话无疑是将他心上的冰,敲开了一道裂缝。

  上官锦良苦笑一声,或许,她只是随口一言。

  这种失去亲人,失去寄托的感觉,谁有能懂呢?

  等他从思索中反应过来时,舞七已经打开水晶棺盖,瞧了一会儿了。

  秋莲公主和大半个月前看起来没有什么差别,大概是阴灵珠的效果。

  舞七凑近之后发现她身上残留着一种香,虽然过去一段时间,但是舞七依旧可以发现这种香味。

  不是女子的体香,也不是香料的味道,而是一种药的香味。

  迷香!

  但是,这种迷香里面综合了许多灵药,每一种灵药舞七都曾经接触过,并且使用过。

  舞七就这样站在水晶棺材旁,皱着眉头仔细分辨其中到底有多少种灵药。

  半个时辰之后,舞七又看向秋莲公主的喉咙。

  很锋利的牙齿所咬,但是不是血盆大口的凶兽。

  而且,从伤口上来看,这凶兽的上排牙齿威力很强,不然,也不会一下子让秋莲公主的脖子断了。

  再瞧着手腕,一样干脆利落地咬下去,手就掉地上了。

  “迷香迷晕之后,凶兽作案的。但是这个凶兽很强,从我刚才的观察就看出,凶手他是一个用药高手,而且契约凶兽等级不低。

  其次,便是他是一个很注意细节的人,不然他不会祸引东水,故意咬断秋莲公主的手。”舞七看着水晶棺材内,秋莲公主安详的脸庞说道。

  真是一个可怜女孩儿,好不容易治好病,却又丧命了,美好的日子没享受到几天。

  现在面对的是一个非常强劲的对手,他所契约的凶兽,就连舞七也没有见过。

  利用想象的话,似乎也很难想象出来。

  舞七从主卧退出,身后便听到上官锦良推动水晶棺盖的声响。

  待他走出的时候,舞七已经等候片刻,自顾自地煮水。

  上官锦良见状连忙为舞七沏茶,别说,身为三等国的皇子,这煮茶的手艺还是不错的。

  “从前秋莲爱弄这些,所以,我也跟着学了点。”似乎看出舞七的心思,上官锦良率先说了出来。

  舞七坐在那里,然后端起自己的香茗,品了起来。

  她也不说话,只是喝茶,待一炷香之后,才开口。

  她说了许多的灵草的名字,然后道:“这些都只是迷香中的三分之一,不,应该不到四分之一。

  这里面包括了二级灵草、三级灵草,这些灵草的种类繁多,而且其中的浓度也不少。

  可见对方对灵药十分熟悉,是个用药高手。但是,那凶兽,我始终想不出。”

  舞七眯上眼睛,那凶兽绝对比云云还要厉害!

  而在郗同学院里面,又有谁有这样的本事和能力?

  首先要有这样精通灵药的能力,能配制出这样需要几百种灵药的迷香,这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就是自己,配置迷香也不会这么费劲。

  而那个凶兽,更是让人百思不得其解,看来这个阴灵珠不是那么好拿的。

  舞七心中苦笑,道:“大皇子,看来今日是解不开这个谜题了,容我回去研究一番,日后再来叨扰。”

  “好,多谢舞师叔。”

  虽然没有解开凶器是什么,但是舞七却告诉了许多他不知道的事情。

  在郗同学院内、炼药系和炼丹系的弟子对灵药都十分了解。

  能利用几百种二级灵药和三级灵药,炼制迷.药的人,而且修为在金丹中期往上的人。

  这些都是上官锦良自己的一个初步判断,至于更多的,则需要舞七能够发现更多。

  回去以后,舞七没有去炼丹房,因为她的脑子里还在回想凶兽的事情。

  忽然,肚子“咕噜噜”地响起来,舞七才发现今日没有吃辟谷丹。

  平日里修炼,为了省事,舞七便也吃了辟谷丹。

  今日出去转悠一大圈,这件事情倒是忘记了。

  舞七将云云从生机仙府里面放出来,云云立马欢脱了。

  整个身子在洞府里飞了两圈,然后飞到院子里面。

  “哦,第二帅气的滚云兽,好久不见。”树精立马拍马屁道。

  云云瞧了它一眼,然后将目光放在小白兔身上,只见小白兔浑身颤抖。

  红宝石般的眼眸小心翼翼地打量着空中的云云,树精难得见到这样的小白兔,顿时觉得心情特别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