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司空畅四兄弟“赶”出城主府,看到了未来的希望,沐七夕心情雀跃,脚步轻快地去找肖茗寒。

   邀请她陪她一起去校场看士兵们训练。

   一起同行的,还有一二十个玄字队和地字队的队员。

   校场位于城西,面积不算大,但容纳两三百人不成问题。

   昨天,地一得到沐七夕的指示,让100个士兵全部换上老百姓的衣服。

   不穿制服,也不练习排阵,就只是简单地负重跑步和蹲身等等。

   沐七夕等人到达时,士兵们正在负重蹲身,汗流浃背。

   周围有很多百姓围观,大人小孩都有,小孩们还嘻嘻哈哈地学着士兵们的蹲身动作。

   沐七夕看气氛热闹,大家兴致高昂,笑吟吟地提议:“要不大家一起来训练试试?”

   “这些只是简单基本的锻炼体力的动作,每个人都会,也没有坏处,大家一起锻炼也无妨。”

   “王妃,这不好吧?”

   地一有些犹豫:“校场是士兵们训练的地方,是不准闲杂人等进入的。”

   俏丽迷人甜甜小布丁公园嬉戏

   沐七夕笑嘻嘻地摆手:“规定进来的人都要参加训练,累了要休息的人可以退出去,这样就不是闲杂人等咯?”

   “哈哈,咱们地处边疆,经常发生战争,大伙儿把身体锻炼得好一些,打不赢至少也可以跑快些对不对?”

   “这……”

   地一还是有些犹豫,却听周围的百姓们一致赞同:“对,咱们把身体锻炼好,起码可以逃跑,不给王爷拖后腿。”

   既然王妃和百姓们都这么说,地一也不好再坚持,让人撤掉围在校场边象征边界的线,把校场变成了广场。

   可能是因为新鲜感,百姓们都很积极,兴致高昂,广场上一下子就挤满了人。

   “哈哈,既然这样,不如再弄个比赛好了。”

   沐七夕玩得开心:“你们都把沙袋解下吧,和百姓们比比看,谁能坚持到最后。”

   “哈哈,王妃,那太轻松啦。”

   士兵们把身上的负重沙袋解下,顿感一身轻松,这样还比不赢几个百姓,真的是可以解甲归田了。

   沐七夕却是摇了摇手指,笑得狡黠:“我只说和百姓们比,没说人数,也没说时间哦。”

   “只要这个广场上还有百姓在锻炼,你们就要坚持,百姓们可以休息,你们不可以,一直比到最后才算赢哦。”

   此话一出,百姓们轰然大笑:“哦,有意思,车轮战啊。”

   沐七夕也跟着笑:“不不不,不是车轮战,这就叫人民的力量。”

   士兵们却是苦了脸:“王妃,这也太……”

   全城的百姓那么多,来来去去的一整天都有,要这个比法,他们都别吃别喝别睡了,怎么可能赢?

   沐七夕想了想,似乎也觉得这条件太苛刻了点,改口:“好吧,允许你们换班,按原来的小队编排,轮换休息。”

   “是!”

   这样比的话,虽然辛苦,但他们也不怕,士兵们斗志昂扬:“来比,不能丢王爷的脸!”

   “哈哈,能和王爷的兵比赛,有意思。”

   无论是士兵还是百姓,都是斗志满满,立即就各就各位,开始锻炼比赛。

   一开始是壁垒分明的,广场左边是士兵们,右边是百姓们,一目了然。

   可是人实在太多了,距离拉不开,而且不断地有人走有人来,2d的天堂看照片士兵们也都在轮换休息,还有玄字队和地字队的队员们也跑去凑热闹。

   渐渐的,阵型乱了,人也分不清了,比赛的胜负问题好像也没人计较了。

   沐七夕伸个懒腰,打个呵欠,和肖茗寒回城主府休息。

   只留下地一值守。

   “七夕,你这是什么意思?”

   路上,肖茗寒有些不能理解地问她。

   沐七夕狡黠一笑:“过几天你就知道了,对了,我和城主夫人约好了,明天出城去玩,你去不?”

   “我的任务是要保护你,当然是你去哪儿我去哪儿。”

   肖茗寒毫不犹豫地回答,说着又撇撇嘴:“虽然你现在已经比我厉害,其实不需要我保护。”

   想想就不甘心啊。

   还记得她和沐七夕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沐七夕完全不是她的对手,她还挺有优越感的;

   可后来她就亲眼看着她飞速成长,现在已经远远超过她了。

   师兄这眼神也真是好,在她还是废材的时候就看出来她的潜力,先下手为强。

   沐七夕哈哈一笑,有些神秘:“放心,我会给你立功的机会的。”

   肖茗寒只当她是开玩笑,不以为意。

   于是,从那天起,“玩”就成了沐七夕的主要工作。

   今天去这里玩,明天去那里玩,几乎把城外好玩的地方都走了个遍。

   据她自己说,她不是在玩,而是在“踩点”。

   这里画个圈圈,那里画个叉叉,毫不掩饰地和大家讨论,如果从这条路悄悄通商如何如何,如果在那里埋伏又如何如何。

   肖茗寒对这些作战布局啥的不擅长,也不喜欢;

   以前在军营中时,从来都是百里连城定好了计划,她负责听令;

   现在沐七夕要和她讨论,她只觉得头大,跑到一边偷懒去了。

   城主夫人好几次欲言又止,想劝沐七夕低调行事,或者回府再说,毕竟这里人多口杂,完全不敢保证安全性。

   可见她兴致高昂,说得头头是道,口若悬河,又找不到机会打断,只能暗暗吩咐兰竹梅菊四个丫鬟,小心盯紧周围。

   陈城主听说此事后,也是叹气连连,连忙修书给王爷,请王爷定夺。

   奈何迟迟不见王爷回信,真是急白了头发。

   唯一高兴的,恐怕就是敌军的主帅。

   看到探子送回来的消息,他哈哈大笑,胜券在握:“之前那谁还叫我一定要小心沐七夕,说这女人不简单,哼,依我看,她简直幼稚。”

   “鸩王英明一世,现在居然也昏了头,这种大事交给一个女人,呵呵,哈哈,这真是天助我也。”

   要是沐七夕知道他的评价,才真是要笑得肚子痛。

   在所有人都没注意到的时候,城西广场上的100个士兵已经化整为零,消失在探子们的“监视”里。

   明天,就是和千香国约定好的通商之日,也是沐七夕的扬名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