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七夕接过信展开,又听玄一道:“还有之前在王府里抓到的那个小丫鬟,也一并送过来了。”

   玄一说话的同时,沐七夕也读完了虚无的信。

   一大张纸上只有龙飞凤舞的几个大字:“好有趣,她居然是个熟人哦,哇哈哈哈”

   哇哈哈个P啊,是哪个熟人也不说,具体查出了啥也不说,送这张纸过来简直是浪费人力。

   沐七夕都快怀疑自己受了诅咒,怎么身边这么多坑货。

   “带她去地牢……不,地牢里有茗寒和夜枭在,还有没有其他单独的地方?”

   沐七夕将信纸照原样折叠,随手收进了乾坤袋里。

   玄一嘿嘿一笑:“王妃,地牢里又不是只有一个房间,还有专门的审讯室呢。”

   而且里面有很多刑具哦。

   玄一想起在军营门口时王妃的“温柔仁慈”,又想起前不久王爷脸上的“伤”,忍不住低头窃笑。

   沐七夕抿唇看他,冷冷地不说话,那冷峭的神态和百里连城很有几分相似。

   “王妃,属下给你带路。”

   制服女生张芸嘉,可爱学生妹张芸嘉

   玄一连忙绷紧脸,不敢再笑,老老实实地转身前行。

   地牢在军营的斜后方,离她们当前的位置不远,绕过两个小弯就到了。

   原本,在沐七夕的想象中,这军营里全是帐篷,地牢也应该是帐篷,而帐篷的隔音效果有限。

   所以她才会说要去单独的地方。

   但是等真正到了,她才发现,地牢还真的就是“地”牢,是建在地底的。

   “王妃,你小心些。”

   从地面的坑洞下去,有一段狭长的楼梯,虽然两边都有火把,但光线还是相当昏暗。

   玄一怕她走不怪,又另外拿了一个火把,走在前面给她照路。

   沐七夕微微皱眉。

   不是看不清,而是有些不适应这里的环境。

   越往下走,光线越昏暗,湿气渐重,有泥土的味道混杂着腐烂发霉,还有淡淡的血腥味扑鼻而来,让人很不舒服。

   让她想起了前世看的电视剧,几乎觉得自己是走在通往阎王殿的路上。

   “这个军营是临时搬迁的,地牢也是新修的,还有很多泥土,王妃小心。”

   玄一也偶尔有细心的时候,注意到她不舒服的表情,边走边给她解释:“这里还算好的,没关过多少人,要是原来那个军营的地牢,估计王妃是不能去的。”

   沐七夕没有说话。

   无论是历史课本还是电影电视,凡是“牢房”,大抵都和血腥分不开。

   她已经穿越过来了,还嫁给了一个战神王爷,这些都是她必须要面对和适应的,没得挑剔。

   走完狭长的楼梯,终于看到了牢房。

   前面几间都是空着的,里面随意地撒着乱糟糟的稻草,很是潮湿,发霉的味道应该就是这些稻草散发出来的。

   角落有一个粗糙的石台,光秃秃硬邦邦的,又短又矮,若是要躺下睡觉,大概只能蜷缩着凑合。

   越往里走,因为没有窗户,火把也不多,光线愈加昏暗。

   难怪很多人刚被关进来,还没等用刑就服软了,光凭这氛围就够受的。

   “茗寒在哪里?”

   沐七夕忽然开口询问,刚开口却被自己的声音吓了一跳。

   明明她没有大声说话,甚至还不自觉地放轻了音量,可是听起来却异常大声,而且异常低沉,就像是严厉的喝问。

   转头四顾,她发现整个地牢空间呈一个瓮形。

   地底平坦,中间开阔,周围的墙壁呈弧形,到顶上渐渐收拢,就像一个肚大口小的瓮,有集声的效果,也给人无端的心理压力。

   玄一显然是知道这一点的,所以下了楼梯后就一直没开口。

   这会儿听到她问,也只是伸手引路,没有出声。

   肖茗寒却不管这么多,听到沐七夕的声音,立即大声回应:“七夕,我在这里!”

   “在这里……这里……里……”

   这里面本来就有集声效果,她还喊得这么大声,带起一波回音,听起来更是恐怖。

   幸好沐七夕的胆子不小,最初的吃惊过后,便镇定了下来,跟着玄一往里走。

   “鸩王妃!你是鸩王妃!”

   “啊!”

   经过其中一间牢房时,忽然蹿出来一个人,扒着牢房的围栏大喊。

   沐七夕没注意到这里有人,被吓了一跳,小小地惊呼了一声。

   那人衣服破烂脏污,披头散发。

   沐七夕看不清他的模样,也听不出他那声大喊的真实情绪,只觉得他的两只眼睛异常明亮,透过头发缝隙死死地盯着她,意味不明。

   “鸩王妃!她是鸩王妃!”

   “鸩王妃来了!”

   那人的那一声大喊像是闹钟,吵醒了周围牢房里的俘虏,都冲过来扒在围栏上大喊。

   有喊饶命的,有喊投降的,有喊放他出去的,也有大骂诅咒叫她去死的。

   吵吵嚷嚷,加上集声和回音,顿时像是鬼哭狼嚎。

   “都闭嘴!滚回去老实呆着!吓坏了王妃,老子叫你们生不如死!”

   “生不如死……如死……死……”

   玄一提气大喝,声音盖过了所有的吵闹声,更是带起可怕的回音,像是强力的终止符,一下子就止住了周围的吵嚷。

   再有不听话吵的,玄一直接出手打晕。

   打晕了三四个后,剩下的人终于安静下来,不甘地缩回阴暗的角落里蹲着,难怪沐七夕一开始没注意到他们。

   经过他们这么一吵,沐七夕一路紧皱的眉头却反而舒展开了。

   看到他们,她再一次深刻地认识到,她嫁的人是个战神王爷,是统领万军的实权主帅,既然说过要与他并肩,怎么能被这些小阵仗难住?

   她挺起了胸膛,神情坦然,声音冷厉:“没错,我是鸩王妃。”

   “我在这里,就代表王爷也回来了,你们就别再梦想着逃跑或是被救,趁早坦白从宽,要知道,识时务者才是俊杰。”

   刚才那些吵嚷的俘虏大概也是想着她一个弱女子,想故意大喊吓唬她。

   却想不到她不但没被吓着,还说出这样一番恩威并重的话,都感到很是意外。

   特别是带头大喊的那人,两眼更加明亮,隐隐透着锁定猎物的兴奋。美女主播裸视频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