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以然有些茫然,反应过来后赶紧走近几步,然后说:

   “沈爷,我想……我需要电脑,可不可以……我知道我在这里住下还向您提要求很过分,可是,我真的很需要……可以吗?”

   暗暗咬牙,想解释的,可对上他似笑非笑的眉眼,她话就卡住了,磕磕绊绊的说完,紧张的望着他。

   沈祭梵看了她半晌,然后起身,缓步走向她,在她身边走了几步说:

   “当然可以,我说过,你可以对我提任何要求。”

   在沈祭梵伸手的时候,安以然快步后退,连声说:“谢谢,谢谢你……”

   沈祭梵眼神暗了暗,她已经退到门口了,似乎没打算多留一刻。沈祭梵厚实的掌还尴尬的停在空中,顿了下收回来摩挲着酷硬的下颚,想着,他这是做了什么让她那么害怕?

   给魏峥去了个电话,没多久魏峥就出现在安以然面前,挑着笑说:

   “安小姐,你需要什么样的告诉我,我这就给你挑去。”

   安以然有些不好意思,这么晚了还麻烦人,红着脸说:“可能需要高一点的配置,我要装大型制图软件,所以……嗯,显示器……”

   “明白,我这就让人给送过来。”魏峥打了个响指立马给低下人拨电话,完了后等在一边。

   安以然抓抓头,任魏峥在房里转,她自己站在门口不进去。

   短发小清新女生阳光明媚的午后写真

   魏峥把她的画稿摊开来,一张一张的看,赞不绝口:“没想到你还有这等好本事,啧啧,画得真好……三十七章一百二十小节……这小孩儿什么时候长大?”

   魏峥粗粗扫了遍,安以然听他问话,愣了愣,然后笑起来:“不会长大。”

   顿了下,好奇的问:“你竟然会看漫画?”

   魏峥抬脸朝她眨眨眼,说:

   “不为人知的兴趣,说实话,挺佩服做这一行的……”看看厚厚的一沓画稿,说:“画了这么多,不烦吗?”

   “不会啊,做喜欢的事情激情满满呢。那种因为我的笔而让虚构的人物活跃在宣纸上的感动是无法言语的,这是支持我撑到现在的动力。”安以然恬静的笑着,似乎忘记刚才刻意拉开的距离,把厚厚一叠画稿捡样给他看,大概叙述她的漫画故事。

   “闯入异世界的小孩,听起来很有趣……可惜了,名卡长不大。”魏峥还在纠结这个。

   安以然低低的笑,她的故事就是以小孩的角度去写,长大可就少了童趣。

   沈祭梵沉着脸出现在门口,“你们在干什么?”

   安以然一愣,魏峥立马收住笑从安以然身边退开老远,对沈祭梵喊了句:“爷!”

   沈祭梵摆明了很介意别的男人进她的房间,黑着脸扫了眼魏峥冷声质问:

   “电脑呢?”

   “在路上。”魏峥恭恭敬敬的回应。

   “东西没到你就先来了,怎么,这里是市场吗,容得你来去自如?”沈祭梵冷着声,半点不给好脸。

   欲加之罪啊,魏峥暗暗往后退了退,他怕爷一个手抖给他飞一刀子,那他可真是得不偿失了。

   安以然张张口,想帮魏峥说话来着,可刚一抬眼,沈祭梵整个人就已经在她身前立着了。安以然微张着嘴愣愣的望着他,“你……”

   “难道你的认知里让一个陌生男人走进你的睡房是无可厚非的事?”沈祭梵沉着脸低怒道。

   安以然欲言又止,索性闭了嘴,摇头。

   沈祭梵回头扫了眼魏峥,魏峥此刻才恍然大悟,原来爷介意的是他闯入姑娘闺房了。赶紧迈开无影脚退出房间,在门外站着。可……爷,给姑娘装电脑难道不放卧房放客厅?

   沈祭梵伸手过去,安以然快速的躲了下,沈祭梵从鼻间哼了出声儿:

   “嗯?”

   安以然小心的抬眼望他,她以前真没觉得这男人可怕,可现在……莫名其妙的觉得沈祭梵似乎比她印象里要难相处得多。

   “没关系的……”

   “什么?”沈祭梵没想听她为别人的辩解,直接打断。

   安以然抬了抬眉,然后摇头,“没有了。”

   “嗯。”

   这才对,沈祭梵踱步在一边的单人沙发坐下,手指缓缓慢慢敲着流光茶几边沿。

   “你似乎有事找我?”睿利的目光看向她。

   安以然茫然的与他对视,什么事?

   “忘了吗?”

   安以然点头,沈祭梵有几分不耐烦,怎么能忘了?他都给记着呢,提醒道:“我下午走的时候,你不是有事要说?”

   “哦,”安以然松了口气,笑得温婉:“就是电脑的事。”

   沈祭梵挑挑眉,就为这?面上有些挂不住,不过看她脸上淡淡的笑容,没再说话,伸手指了指她床上的画稿:

   “拿过来。”

   安以然有几分狐疑,怎么、沈爷也看漫画?审茄社区app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