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奴才们斗胆也不敢说假话。”那七个太监连连叩头禅一。“实是这个吴晋朝恶劣至极,又行了许多悖逆之事,奴才们这才禀报二爷知晓的”说到这里,那七个太监又说了好些个吴晋朝所做的恶劣之事,然后又接着说道,“二爷宽仁,本来是想先将他关着,待大人们过来,再将他逐出的,可没想到他居然敢逃跑,这才惊动了王爷,也是奴才们看守不当,请王爷治罪。”

“治罪不治罪的,以后再说”雅尔江阿一脸认真的说道,“只是这么大的事儿,可不能只听你们几个奴才所言,去,请二阿哥过来,让他亲自与我们讲明。”

四阿哥听到雅尔江阿这么说,眉头又皱了皱,但却没有说话。

过了一会儿,二阿哥虽然面上有不甘之色,却还是亲自来了。现在的他可是胖了许多,也难怪。成天呆在园子里,没事儿净生孩子玩儿了,也没什么运动可做,不发胖才怪了呢。

“二阿哥”雅尔江阿看着二阿哥的那落迫的样子,眼底闪过一丝得意之色,“现在你的身份不同往日,我就不给你见礼了。”

“哪里,应该是我给你见礼才是”二阿哥脸上一片难堪之情,却还是上前给雅尔江阿行了一礼说道,“胤仍给简亲王请安。”

“这我可不敢当”雅尔江阿嘴上说着不敢当,可身子站在那儿却是一动不动,生生的受了这个礼,“二阿哥快请起。”

在场的其他人,却觉得这雅尔江阿有些过了,这二阿哥的太子之位虽然被废了,但他总归还是康熙的儿子,你私下里折辱折辱他也就罢了,这当着众人的面行此无礼之事,就不怕传到康熙的耳朵里给自己惹祸吗?只有四阿哥知道,雅尔江阿此举是冲自己来的,他是现想借折辱二阿哥来给自己个眼罩着看,

雅尔江阿虽是八阿哥一党,但八阿哥失势却没怎么波及到他,康熙对他的圣眷也并没减,依然让他掌管家人府,这也让他觉得自己有在各位皇子面前也有了一些优势,只是他的这种看法,有的皇子买帐,有的却是根本就不理他,四阿哥就是无视他的那些人中的代表,雅尔江阿一直对此耿耿于怀,这次正好四阿哥来了,想起他以前就总跟在废太子身后,那正好,就在他面前折辱他以前的老大,看他能耐自己何?

到康熙那里告状说自己折辱二阿哥吗?他那儿的太监跑出来了,自己身为看管他的人,问问话也不应当吗?至于行礼请安一事,自己的品级比那个什么也不是废太子高出了多少,还受不得他一礼吗?再说这个礼也是他自愿行的,自己可没逼他,在场这么多的人都可以做证的。四阿哥要是以此琐碎毛事上奏,准保他碰一鼻子灰。

“简亲集唤我前来”二阿哥不知道这雅尔江阿是冲着四阿哥去的,只觉心中满是屈辱,不过经过这几年的圈禁,他的性子也磨出来了,忍耐的咬了咬牙,哑声问道。“是为了那太监吴晋朝之事儿吗?”

“谁说不是呢?”雅尔江阿摇头晃脑的说道,“这个该死的奴才,都被圈在这里了,还不老实,不仅去行那悖逆之事,居然还敢逃跑,象这样的奴才,二阿哥就应该将其当场处死才对,还关什么关?听那几个奴才说你宽仁,我倒是惊讶的紧,难不成二阿哥现在也学了那妇人之仁吗?”

美女娇嫩美腿田园

“我是罪孽深重之人”二阿哥听了雅尔江阿的话中暗含的讽刺之意,眼睛里带着些忿恨,但最终还是淡淡的说道,“只希望能虔心为皇阿玛祈福,如何能多造杀孽。”

“二阿哥果然是孝敬之人”雅尔江阿听二阿哥提起康熙,不由得冷笑一声说道,“只可惜有些为时过晚吧?”

“简亲王这话却是说错了”四阿哥冷冷的在一边开口说道。“孝心,从来都是不晚的。”

“雍亲王果然与二阿哥情深意厚啊”雅尔江阿看了看四阿哥,语气中带着几分嘲讽,“记得在二阿哥第一次被废之时,雍亲王就对他着意照顾,所以二阿哥复登太子之位时,对其他人都一力打压,只对雍亲王另眼相看,现在雍亲王又是如此。莫不是认为二阿哥还有复起之时吗?”

雅尔江阿此话一出,二阿哥的眼中却突然焕发出神彩来,渴望的看向四阿哥。看曾经风光无限的太子成了现在这副样子,四阿哥也是有感叹的,只是这又能怨谁呢?还不是他自己找的,就算是他当了太长时间的太子有些不耐烦了,也不能在康熙还活得七旺八旺的时候去捣鬼啊,这不是找死是什么,尤其他居然还对云锦下杀手,自己没落井下石已经不错了,难道他还指望着自己帮他吗?

只是四阿哥虽然没有帮二阿哥的意思,但也不想看这雅尔

,茗张。

“简亲王,你说话造次了”四阿哥冷冷的看着雅尔江阿说道,“复起不复起的,是皇上定夺的事儿,岂容你我胡乱猜测

“谁猜测了?”雅尔江阿瞪着眼睛说道,“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儿。雍亲王你可不能随便污我,否则我誓与你理论到底。”

“你只管去”四阿哥脸上如平常一般的冷肃,“到时我必奉陪就走了

“好了,好了”多罗贝勒满都虎看事儿还没问清楚呢。这两个亲王倒戗起来了,赶紧上前劝道,“大家都是为了办差嘛,别伤了和气,雍亲王,您现在是京城主事儿之人,想来一会儿还有的忙,且请到这边先休息一下,简亲王,您请二阿哥出来,不是有事儿要问他吗?”

“哼!”雅尔江阿听满都虎的话之后,也想起现在京城中可是以四阿哥为主,虽然他未见得敢对自己为难,但谁知道他会不会在康熙那里给自己上眼药,到也不好把关系弄得太不可收拾,遂冷哼一声,看向二阿哥问道。

“二阿哥,关于吴晋朝之事”雅尔江阿有些没好气的伸手一指那七个太监说道,“他们刚才也说了不少,只是奴才之言,我不敢信,所以请你过来问问,他们说的可是实话吗?”

“不知他们是如何说的?”现在太子已经谨慎多了,即便这几个,太监是自己的人,也不也随便胡乱认可他们的话。

“哼!”雅尔江阿又冷哼一声,向那两个副都统看去。

副都统雅图赶紧上前将那几个太监的说法对二阿哥重复了一遍,现在这里只有自己和另一个副都统杨都的官职最象这种事儿当然要由他们来做了。

“没错儿”二阿哥听完雅图的叙述之后,点了点头说道,“事情就是这样的。他们跟你们说的均都是事实,这个吴晋朝,我也被他蒙骗了,我本是要将他交由你们处治的,现在倒是不必麻烦了,直接由你们处理就是

“这不是废话吗?。雅尔江阿冲二阿哥翻了个大大的白眼说道,“你在我们手上,当然要由我们来处置了。”

“还有一事儿”二阿哥想了想说道,“我这里丢了个玉佩,不知被他藏到哪里去了,你们要是问出来的话,还请告诉我一声。”

“我说呢”。雅尔江阿恍然说道,“二阿哥什么时候有了这等仁心了,原来是要留着活口好问玉佩的下落啊,什么玉佩啊,二阿哥这么宝贝?”

“我现在都这样了,还能有什么宝贝”二阿哥淡淡的说道,“如果这玉佩不是皇阿玛所赐的话,我也不会着急找回来

“好了”雅尔江阿随意的摆了摆手说道,“我会问他的,你回去吧,带上你的奴才们。”

“现在我要去审那个吴晋朝了”。雅尔江阿等二阿哥和那七个太监走了之后,看了看四阿哥说道,“雍亲王要不要一起来啊?。

“我要是你的话”四阿哥淡淡的说道,“就不会去问,直接给皇上写折子就好

雅尔江阿让四阿哥说的一愣,转念一想,不禁冒出一头冷汗,好险啊,差点儿就要掉进坑里了,吴晋朝不过就是一个太监,何至于二阿哥亲自出面过问呢?这件事儿里面明明就是有猫腻,怪不得之前都没有人审过他呢?这帮可恨的,简亲王看了看周边的这些人,也不说给我提个醒,让我险些犯下大错儿。

不过,这个与自己一直不对付的四阿哥为什么会来点醒自己呢?难道说他现在也想明白了。知道与我作对不会有好结果了?看看他那板得死死的冷脸,好象也不是,算了,不管怎么说,他总是帮了自己一回,我承了这份情儿就是,他大度我也不能小气,最多以后他不跟我别扭,我也不找他麻烦就走了。

可是雅尔江阿没想到,四阿哥会提醒他,并不是他大度。也不是他对雅尔江阿有什么好感,他只是想在这事儿直接摘到康熙那里去罢了,通过昨天的分析,再加上今天看到二阿哥的表现,他越发的觉得这事儿应该是跟自己没什么关系的,说不定还会给自己带来好处呢。既然这样,他又怎么可能让雅尔江阿来破坏呢?

紧赶慢赶写出来,然后就要开始写明天的了,只是明天一早还要出门,也不知能写出多少来。但愿能正常更新吧,否则接连几天晚更,之锦就很不好意思了。

接下来想求求票。之锦很少求票,不是我不重视,只是有些不好意思,不过既然写了文,再不好意思也要求,现在就喊一嗓子:

有票的捧个票场,没票的捧个人场!蝴蝶影院污破解版下载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