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闲这里才开始露出了好笑的表情,华姐也跟着笑了,然后华姐轻轻的在他腿上扭了两下,让她自己坐得更加舒服一些,接着她又低声说道:“你想想,一个老教授,搞科研的,都能反过来狠狠的摆那个老不死的一道,这说明什么?这只能说明那个老不死的已经没有了以前的精明。如果还让那老不死的掌握着最终的权力,你觉得对天下苍生会是好事吗?”

   华姐的话一说完,尤闲的笑容顿时就僵硬在了脸上,然后他的眉头开始皱紧了,这么一想,那还真是个可怕的事情。

   “前几年,那些新出来的家族还没法跟老不死的家族顶牛的时候,你应该也知道是个什么状况吧?周边的几个猴子国家,都可以对我们国家蹬鼻子上脸,不给好处不行。给了好处,人家也不记得好,又买武器又来抢我们国家的领土领海,为什么,不就是因为那老不死的在背后,只要是不损害到他们家的利益就行吗?你再看近几年,我们国家是不是变得很不同了,百姓出去,也变得有面子了,甚至以前在外面遇到什么事,都没有人管,而现在有事,大老远的都会派人去接,去保护,还有那些猴子们是不是消停了许多,只敢叫唤了?”华姐又连续的追问道。

   这些问题,尤闲还真的就品出点味道了,是的,就是跟华姐说的一样,这几年变化还真的很大呢。以前……算了(不能说的苦)。

   “现在,大家都在等,只要那个老不死的一死,老不死的那些缺德后人绝对没地方躲,等着被清算吧。所以老不死的也只能寄希望于那个药,偏偏那个药就是不出来,而他可以反击的机会,也不停的失去,此消彼长不是?”华姐突然又笑了一下,然后有点怪怪的看着他,好像在打什么主意一样了。

   “姐,你说了这么多,你到底是想要我做什么,你就直说呗。以前嘛,我还真的不想掺和这样的事情,可是现在嘛……嘿嘿,我有点想也来使个坏了,那老东西,不吭一下心里不痛快的。”尤闲嘿嘿笑着说道,他知道,华姐说了这么多,绝对是想要他也配合着做一点点事情。

   “你还知道啊?”华姐笑着用那柔软的指头在他额头上面轻轻的一戳,然后她低声说道:“零号不会跟他们家配合的,这点有心人都知道,零号甚至弄死过他们家一个最有前途的后人,还曾经毁掉了他们家布置在这个省的很多力量。而你不同啊,你的来路,现在大家都怀疑,但又都摸不清。这次,你那个同事中了蓇蓉毒,你动手之后,也有很明显的效果,零号的意思是你跟那个家族去配合。”

   “我配合,我为什么要帮他们家害……不对,配合是假的,背后也搞鬼,也坑他们对不对,我故意让他们走歪路,让他们觉得会成功,让他们继续投入精力,然后就是不成功对不对?”尤闲问道,他觉得应该就是这样的。

   “聪明,零号就是这个意思。当然,你如果肯帮这个忙,让百姓不受苦,让毒油不扩散,我们也都会帮你。而且你现在拥有的一切,我们也帮你继续拥有,将来坑死那个老混蛋了,还有更多的好处。”华姐说道,而且那美丽的眼睛还就媚媚的,也是水灵灵的看着他了。

   “那保证我和我的那些宝贝的安全不?”尤闲问道,虽然他心里已经在打主意了,但那些宝贝们的安全,他绝对要考虑的。

   “这个你还怕啊,你觉得田丽和杨琪琪出国的事情,正常情况下会这么容易吗?尤其是在上面已经开始调查的时候,她们想走就能走。还有,她们怎么会得到可能要出事的消息,你觉得这里面会没有点原因?”华姐笑眯眯的反问道,嗯,这话的意思是她们在背后出手了吗?

   “看这个。”华姐跟着就把她怀里的那个包打开,然后她拿出了一个手机,当着尤闲的面点开了几条信息,天,全部是前天和昨天发的,而且对象还就是田丽和杨姐的那个只会接熟人电话的手机。

   若隐若现的魅力

   当然,不止发了信息出去,还有杨姐和田丽的信息进来,里面涉及到了在哪里拿出国的护照和护照对应的身份证,然后出去后的身份等等,这完全就是让她们两个变成全新身份的节奏。

   “那个青姐为什么没有?”尤闲还是有点不放心,他有点怀疑的问道。

   “她?难道她是你的女人了啊,我怎么不知道?你什么时候又跟她那啥过了?”突然华姐的脸就板了起来,而且华姐还很不客气的用力揪了他胸口一下,疼,真的疼,下的死力气好不?

   “啊……哪有,我就是这么一问,我觉得你既然给她们两个安排了身份,那青姐不安排,不就会让青姐怀疑吗,要是青姐走漏了消息呢?我觉得青姐嘴巴不会有那么紧的。”尤闲痛叫了一声,掐他为毛啊?

   但跟着他心里就一沉,不对,华姐的表现有点点不对啊。这坐他的腿上,然后他一说起无关的人,她就来气,还这么用力,这怎么感觉是吃醋了一样?

   尤闲那怀疑的眼神看着华姐的时候,华姐脸就微微一红,而且跟着华姐就扭头了,天,这分明就是啊。

   这下尤闲背上就开始冒冷汗了,这个不可以做的,先不说小兰她们会不会答应。就是零号那里,要是知道了,那还得了,那零号会暴跳如雷吧,男人其实也小气的,尤其是在女人这个方面。

   气氛,突然就变得有点怪,准确的说是有点尴尬了,尤闲的手就慢慢的松开,该死的,他发现他居然还抱着华姐这么久了,这要是传出去,要是传到了零号那里,那真是跳黄河也洗不清了。

   可尤闲撒手了,华姐还是这样坐他的腿上,而且她的左手还是勾着他的脖子不放,也不说话,就这么坐着,脸反正是红得越来越迷人了。

   呼吸忍不住就开始急促了,尤闲想让她坐好,最起码就是坐边上的椅子上面去吧,他又不知道该如何开口。这个华姐都心野了,他这如果话生硬,搞不好就把华姐给得罪了。而华姐要是恨他了,坑他一下,他估计都没法躲,绝对是一个死字。

   好吧,呼吸急促也不行,现在呼吸一急促,他鼻子里面就闻到了她身上那种淡淡的,但绝对是好闻的香味,刚刚怎么就没有发现她这么香呢?

   嗯,还不止香,还软,简直就可以说软玉温香一样,只要是接触到他的身上的地方,都透着软,尤其他的腿上,靠近小肚子那里,要命,他发现自己这个时候,居然还敢起反应,想死啊?

   有点不安的,尤闲就扭头去看边上,嗯,找老太太,他觉得看那类似杨姐婆婆的老太太,绝对能够腻到他,而这里跳广场的大娘有的是,一个个……坑,一看到边上几个正偷偷瞄他们,并且老得满脸褶子的老太太吧,他的反应居然还更强了。

   这感觉,嗯,有点像看星爷的电影,那什么伯虎点秋香的桥段,一个女人也就是一般的容貌,可跟那些丑女人一对比,那就是貌若天仙不是?

   “姐,你的意思是让我去跟冰姐合作,菠萝蜜视频色版免费观看然后我表现得可以对付蓇蓉毒,然后还要显得对蓇蓉很感兴趣,想要把那毒性给中和掉,变得对人有好处,这样给那个背后想要得到的药的人一个希望是不是?”尤闲干脆就闭上了眼睛,算了,眼不见为净吧。

   “没错,零号就是这个意思。蓇蓉的毒,虽然很霸道,但只要压制住了,然后慢慢的对抗,有时候刺激到了一定的程度,人的身体不但会变得有抗毒性,而且抗毒性出现的同时,身体还有点点神奇的变化。比如女人就会皮肤特别的好,特别水灵,衰老也比正常人慢,男人也是这样,另外会强化身体的能力。而蓇蓉毒最可怕的就是耗散元气,你应该知道怎么对付。你要做的,也就是给他们看到一点点希望,让他们继续浪费时间,然后让新上去的那几个正气的大人物抓住时机,一点点的瓦解那个老不死的势力。”华姐回答道,虽然没有睁开眼睛,尤闲却觉得华姐有点失落的看着他。

   “这个度还真的不好把握。而且我必须要有个理由才行吧,现在女人我有好几个了,钱我也挣了一些,我现在表现得太急也不行啊。”尤闲有点为难了,冰姐是不会轻易相信一个人的,而物以类聚人以群分,那老东西一家,可能更加警惕的。

   “天山视肉,你说你想要得到天山视肉,最起码也要二两。”华姐突然就把手揪着他的耳朵说道:“闭眼干嘛,我就这么不入你的眼吗?”

   只能睁眼了,但尤闲脑子里面还有点懵,天山视肉又是个什么玩意,还最起码二两,听起来好像很珍贵的,这不会又是山海经上门的吧,他怎么没有听说过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