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家

荣蓉推开荣麟煜的房门走进去,荣麟煜正站在镜子前,不知道在摆弄着什么东西,时间才过了两三日,他的身体已经完全恢复,脸色恢复了应有的气色。

“哥,丁琛墨失败了,这事你知道吗?”

荣蓉快步走了进去,精致的脸上带着焦急。

荣麟煜听后没有一点反应,依旧专注的做着他手中的事,头也没抬便道,“这件事我早就知道了,是温来宝把丁启宗请去玄门的,这个女人我倒是小瞧了她,居然能打乱我的计划。”

“温来宝?”

荣蓉听到温来宝这三个字,脸色顿时就阴冷下来,“怎么又是这个贱人。”

荣麟煜笑了笑,继续捣鼓他手中的东西。

“哥,现在玄门不同意联合,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

荣麟煜含着笑意的声音森冷而慵懒,“呵,急什么,他们不同意,再找别人就是,只要有利益可图,天下的势力皆可成为我们的友军。”

“你的意思是,还可以和其它门派合作?”

“我的计划里,本就不止玄门一个。”

清新干净美女皮肤白净通透唯美图集

荣麟煜顿下了手中的动作,看着被他捣鼓成泥状的东西,转过身眼看着荣蓉笑了笑,“玄门虽在我的计划里,但没有玄门,我一样有胜算。”

荣蓉看着他手里的东西,老远就闻到了那股血腥味,胃部一阵翻涌,下意识的往后退了几步,荣麟煜就你没看见她怕一般,端着东西走到她面前,“丁琛墨你还得看着,必要的时候,还用得上他。”

荣蓉强忍着胃口的翻涌点头,“我知道。”

荣麟煜勾了勾嘴,走到一旁,在角落蹲下,打开地上一个箱子

箱子一打开,各种长相奇怪又丑陋的毒虫出现在眼前,不断翻爬涌动,看着就觉得恶心,荣麟煜眼中却露出宠溺的光芒,“玄门虽然没同意和罗刹殿合作,不过我却有办法,让他们狗咬狗。”

说着他将手里捣烂的东西,放入箱子中。

只见毒虫立即急先恐后的往杯子里钻,然后互相撕咬撕杀起来。

荣蓉跟着露出了微笑,“哥又有了什么妙计?愿闻其详。”

荣麟煜不笑反问,“你知道我为什么这么喜欢养毒虫吗?”

不待荣蓉开口,荣麟煜便已自问自答,“因为我喜欢看它们为了食物而自相残杀的样子,可是只有最后一只活下来的,才能真正吃到食物,。”

荣蓉对荣麟煜这翻话不太理解,他说的跟她问的事,有什么关联吗?

温佳人好不容易把慕枭哄睡,洗了澡回到卧房里,便见慕谦整个人紧缩成了一团,她快步走了上前,只见他的脸上没有一丝血色,额头布满了汗珠。

不是冷吗?

怎么还会出汗?

温佳人连忙去浴室放了热水,拧了毛巾替他擦了擦汗,手伸上去还是一片冰凉,这时才发现他的脖子上也满是汁,她疑惑的将手伸进他的衣服内,才发现他出了一身的冷汗,将衣服都给打湿了。

慕谦睁开了黑眸,看了她一眼,然而又合上了眼。

温佳人紧皱着眉,这样下去怎么行?

她赶紧去浴室放了水,然后找了套干净的睡衣放进去,这才走到床边拍了拍他的脸,“醒醒,你的衣服都湿了,得去洗一洗。”

或许泡在热水中,他会比较舒服。

慕谦再次睁开了双眼,动了动身体,温佳人将他扶起来,他却道,“你去把酷德叫过来。”

酷德?

叫他过来做什么?

难道,他要让酷德过来照顾他?

温佳人马上摇头,“不用叫他,我可以照顾你。”

慕谦声音顿时提得好高,“我叫你去把他叫来,快去。”

温佳人被他凶一愣一愣的,没再坚持,转身跑出浴室去找酷德。

酷德腰刚好受了些,打开门看见温佳人,瞬间感觉又开始痛了起来,也不管她是不是美女,没风度的问,“找我干嘛?”

温佳人不好直说,“慕谦让你去他卧室一趟。”

酷德丝毫不给面子,“不去。”

说完当着她的面打了个哈欠,伸手,关门!

温佳人怎么可能让他如意,伸手,拦住,“他现在需要你的帮助。”

酷德冷笑了下,“他变-态那么能干,有什么需要我帮助的?而且这是他家,我是客,我能帮助他什么,叫楼下的保安去,老子受了伤需要静养休息。”

“你真不去?”

温佳人开始不耐烦,脸色阴沉的看着酷德。

酷德软硬不吃,“不去。”

温佳人看着面前这个几乎比她高出一个头的男人,很想狠狠揍他一顿,可是她不能,他受了伤无法照顾慕谦,思绪一转,灵光一闪,突然开口,“你想学功夫吗?我教你。”

“功夫?”

酷德脑海瞬间想到了,电视里那些飞檐走壁,无所不能的高手,然后又满眼怀疑的看了看温佳人,“想当我师父,你功夫够水准?”

温佳人双眼一凝,一掌打在他面前的门上,坚硬的红木门上出现一个凹下去的掌印。

酷德伸手在上面撮了撮,板块掉落在地,一个手印将门穿透。

他眨了眨眼,再次望向温佳人的眼神里,多了丝狂热,“成交。”

说完,不待温佳人开口,人便快步走向慕谦的卧室,直接推开门便走了进去。

温佳人松了口气,连忙跟上去。

酷德看见慕谦躺在床上,本想嘲笑他一翻,可看见他的脸色,嘲笑声顿时卡在喉咙里,被他硬生生咽了回去,这看着伤的可不是一般的重啊,“你没事吧,怎么搞成这样?你那么厉害,居然被人打成这样?”

慕谦冷冷的睨了他一眼,“你废话真多。”

温佳人在酷德身上催促,“你快扶他去浴室,他的身上出了身冷汗。”

“靠。”

酷德诅了声,脸色特别古怪,“搞了半天,是叫我过来伺候他洗澡,我不干,从来只有女人伺候我,我才不伺候别人,而且还是个大老爷们,我不干。”

“钱还想要吗?”

“你还想学吗?”

慕谦和温佳人的声音,几乎同一时间响起。

酷德双眼一亮,无下限的说,“两样都要。”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红色软件安装

Tagged